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快穿之女主是龙套》快穿之女主是龙套最新章节 完结版 快穿之女主是龙套百度云

更新时间:2019-10-23 00:21:43

《快穿之女主是龙套》快穿之女主是龙套最新章节 完结版 快穿之女主是龙套百度云 已完结

《快穿之女主是龙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薛小采 分类:科幻空间 主角:黄宽,徐晚

新书《快穿之女主是龙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薛小采,主角黄宽,徐晚,是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王氏偶尔劝他找份正经营生做做,学上一份手艺,或者拿些钱财让他做点小生意,也好糊口,黄宽便恼了,对着王氏骂骂咧咧,更是每日在外戏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氏偶尔劝他找份正经营生做做,学上一份手艺,或者拿些钱财让他做点小生意,也好糊口,黄宽便恼了,对着王氏骂骂咧咧,更是每日在外戏耍赌钱,连家也不归了,黄老大也渐管不住他。若再劝的厉害一点,便抡起了拳头对着王氏推搡起来,吓得王氏再不敢说他,每每见了他,便像那耗子见了老猫。

后来这黄宽便趁着黄老大不在家时小偷小摸的出去赌,连带着家里的衣衫被子什么的都一并拿出去典当了卖了做赌资。

黄老大挣下这好大一份家业,自己却不曾享用半点儿,见到黄宽如此不成器,败坏家产,心头郁闷难忍,也不出门了,只在家坐着守着黄宽回来。

这日黄宽回来了,黄老大拦下他问:“你越大便越往那下流地方走咧?左不过是一个钱字,你何须朝死里头赌他?你来跟我说说,你从小就赌钱,赌到今日可曾赢过几个大钱?可曾赢过几次?如此想想,你便不该赌了!”

这黄宽是个赌徒,又惯会了和家里人反着来,听得父亲如此说,便抡起了拳头朝着黄老大挥了挥:“谁让你来管我的事的!别的莫要多说,只管拿钱来,谁让你生了我,你就得伺候的我舒舒服服的,有恁多钱留着不用,难道还带到棺材里去吗?”说罢径自去他老母亲藏东西的地方翻了翻,见一个布包着约么三四十两银子,不止够还债,还能再赌一赌,心中又想着父亲说他下流,那他就下流给他看看。把银两揣了骂骂咧咧的出去了。

扭头就朝着抚石镇上的一家大赌坊里去。以前他赌也只在私人的赌局里赌一赌,并不曾去赌坊里。今日被父亲说的恼火异常,便下定决心要气他一气,遂一头扎了进去。

开赌坊的人惯常耳朵眼睛伸的长,知道这黄宽家私丰厚,便敞开了胆子让他玩,赌场的人都是个中老手,耳聪目明,于是这黄宽便输多赢少,一夜间便输了三百多两银子。

徐晚想到这里,便问系统:“现在那黄宽还在赌坊里呆着?”系统回道:“那是自然,那赌坊进着容易出去难。一旦沾上了,就跟那毒品似的,赢了还想赢,输了便想把本钱拿回来,想脱身,哪有那么容易的。”

“不过他输了那么多次,也总有运气好的,早晚会赢一次的,几天后他便会赢上那么一次,但是那些大赖们是要赖他的,还要揍他一顿,这次,便被你父亲碰上了,帮他解了围,这是你的一个机会。”系统说道。

徐晚点了点头,她觉得这王二娘的相貌真是美绝了,不愁黄宽不一见钟情,这个不难,便安心吃睡,三日后,他父亲果真要出门去他黄老大家看看他的妹妹,她便缠着粘着,要随着她父亲一块出去看看。她娘劝道:“你姑母家有什么好去的,去了还要饿着肚子回来,再说你那表哥也忒不是人了,万一撞见了可怎么好?”

徐晚点点头,带出点笑意,附和了她娘几句话,然后话锋一转,便道:“母亲虽说的是,但女儿也该出去见见世面,更何况,都是亲戚,总没个不来往的道理吧,女儿这般大了,也该去拜望拜望姑母与姑父了。”看着父亲,问道:“父亲,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姑母被你那荒唐表哥气伤了,为父念着兄妹之情也得去看看,你既然有这心,便也随着一块去了,难为你是个孝顺的孩子。”

一听丈夫这样说,她娘便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眼见劝不住,只得再三嘱咐王二娘,又装了些点心羊乳什么的给乳娘拿着,打点了一顶小轿子和一个遮面的玩意儿让王二娘小心应付,千万不可给别人看去了脸。

徐晚一一应了,方才随着父亲出门。

轿子走了大半个时辰,前方传来一阵撕扯声和哭喊声,轿子便也停住了,徐晚轻轻的掀开帘子看了看,只见前方三四个男子撕扯成一团,自家父亲前去拉架。

一个油光满面,长着大络腮胡子的赌徒骂道:“趁早把你的痴心忘想给我打掉吧,爷们的钱也是你一个唠鬼赢得了的吗?就等你哪一日输了,再来抵账吧。”

另一个同样猥琐形状的人喝道:“爷们原想好好地赢你的钱,谁知道你今日气盛,不幸让你赢了去,这是你的造化,本就是上天可怜你,谁知道你竟然这么不长眼,还敢来问我们要账!兄弟们,给我打死这个不知事的!”

一个满脸红肿青紫,口鼻流血不止的少年郎叫道:“平日我输得再大,可曾少过你们半分银子?便连那迟上一会儿都要算利息的,何曾你们输了便想赖账?”

“嗬哟,你想从爷们这儿拿到半文大钱都是你的痴心妄想,从来便只有你输给我的,没见过我输给你的。”那人继续骂道,满脸冷光的瞪着来人。

徐晚见到自己父亲的脚步顿了顿,那少年郎又气又急,又说不过,便骂了几句,抡起拳头便要打,拳头还未出手,便被那三个人围成一团,拳打脚踢了起来。

这舅舅看着自己外甥被打,也不吱声,只站在一旁看着,等那三人打的差不多了,才慢悠悠出声阻止道:“我这个不成器的外甥,哪一年不在诸位手下输个两三千两的银子,今日他好歹赢了一次,就算诸位没有,也该好好说才是,怎可上来便动手脚?不然我们好好上知县大老爷那里好好说道说道,看看这孰是孰非啊?”

这王家的大儿子贵川素来是个有本事的,是个走南闯北的生意人,为人圆滑又仗义,素来大方,是以把那王家的铺子越做越大,结识的都是有头脸的人,因此,这王贵川是这抚石镇一等一的体面人,三人见他开口求情为外甥说话,且原本理就在人家那里,便把那嚣张气焰咽到肚子里去,捂得严丝合缝,陪笑道:“原是我们的不当,不该殴打人。”却没提半个大字的还钱。

王贵川也只笑笑不说话,目送着三人屁滚尿流的去了,才回过头看着自己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外甥,冷冷的哼了一声。

黄宽本就有些怕自己这个舅舅,何况又被舅舅看见了刚刚那丢人的一幕,更是不敢说话,垂了头,瞥了眼过去,却见的一顶青帏小轿,从旁边掀开了一个车帘儿,露出半个脸出来,眉如远山青黛,目如那紫葡萄一般水灵灵的,含着一抹调皮笑意,虽未看的见整张脸,那黄宽的魂儿便丢了一度,徐晚见他看过来,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把帘子放了下去。

黄宽魂不守舍的跟着舅舅回了家去。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薛小采)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黄宽,徐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薛小采)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快穿之女主是龙套》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黄宽,徐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快穿之女主是龙套》 免费阅读章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