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又是一年花开花落》又是一年花开花落歌词 调教 又是一年花开花落69文

更新时间:2019-10-23 00:28:07

《又是一年花开花落》又是一年花开花落歌词 调教 又是一年花开花落69文 已完结

《又是一年花开花落》

来源: 作者:苏安然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李毓,梦婷

火爆新书《又是一年花开花落》是苏安然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毓,梦婷,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姐,既然杜府二夫人要害你,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看她?应该是她们杜府来向你负荆请罪才是,让王爷知道了,定不会轻饶。”小丫头愤愤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既然杜府二夫人要害你,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看她?应该是她们杜府来向你负荆请罪才是,让王爷知道了,定不会轻饶。”小丫头愤愤不平。

“不去反而让人是我们的错,我本不想在杜府惹麻烦,但也不做别人的垫脚石”想了一想又道:“别先告诉李毓真相,这件事情只是二夫人的错,无关杜府,我怕他知道了会连累到杜府。”

萍儿也是聪明人,点头应下,不再多话。只是脸上还有那么点余怒未消。

安然转头对萍儿说:“不知道这二夫人怎么诉说今天的事,而杜老爷又怎么处理呢?二夫人既然敢拿我去做她争夺家产的牺牲品,想必是以为我最是无依无傍,这柿子嘛,当然要挑软的捏,自来到杜府,我和曼曼还有梦婷三人交好,曼曼有杜智撑腰,而梦婷是大小姐,和杜智是亲兄妹她自然不敢明着斗。”

“想必这位二夫人图谋家产已久,我记得小姐跟我说过,梦婷小姐身子一向薄弱,只是不知道是天生还是认为?!”

“你的意思是?”不会吧,谋害啊?

萍儿点头:“奴婢自幼在宫中见多了妃子间的明争暗斗,明里和和睦睦,暗里就对其子女下手,公主还好些,皇子能不能长大就要看自己的运气了!”说道此处不禁一叹,生在皇家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但梦婷毕竟是女子,她说她只是想为她儿子争分家产而已,为什么要害梦婷呢?”

“小姐,你忘了,杜家与刘家姻亲,如果杜大小姐顺利嫁入刘府那大夫人的地位更动摇不得。”

安然接口:“所以梦婷死了那杜家还有个二小姐,三夫人只有一个女儿,如果嫁入刘家对三夫人也是一层保障,而二夫人也能如愿分的家产,这一石不知道穿起了多少鸟”想到此处不禁毛骨悚然,在这古代走到哪儿都有争斗,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啊!

“都是钱财惹的祸,自古人为才死鸟为食亡,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可是这么多人却还为此白白牺牲了性命。”说道此处不禁又是一叹。

萍儿笑道:“小姐大可不必叹气,王爷如此疼爱小姐,自会保护小姐,不会让你受人欺负。”

安然突然涌上一阵羞意:“别胡说,我们这是朋友关系而已,就像我和曼曼梦婷他们一样。”

萍儿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可是曼曼小姐和梦婷小姐她们都是女人,我们王爷是男人。”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夸张的说道:“你不会把我们王爷当成女的吧?”随即脸上的表情一变“可怜的王爷!”

安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如果你们王爷听到你这么说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只要能逗你一笑,做个小丑而已,本王还是愿意的。”李毓的声音在后方传来。

萍儿看到李毓忙行礼:李毓一摆手“免了。”

安然奇道:“你怎么也到这来了?”

“刚去找你听说你不在,料想你就会去二夫人的住处,怕你吃亏,我就跟来了。”李毓说这话就像在说天气一样正常。

“那谢谢关心,不过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性子,你多虑了。”说完这句话心里突然一动,突然一个认知,他很关心自己。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有时候感动只在一句话,一件事!

李毓无所谓的道:“宁可多虑也不要考虑不到,你虽然聪明,但有些人你是对付不来的。”

安然想反驳却不知道怎么反驳,默默的跟着他的步子,走到‘听雨轩’,刚进院子便听到二夫人的哭声。

安然抬头看了李毓一眼,心下说不出的厌恶,自小从没吃过这种亏,想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正巧李毓也在低头看她,安然厌恶的眼光被李毓接收了个十足十,她本就不是一个会隐藏心事的人,好不好脸上都会带着。

李毓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温柔的说道:“走吧,咱们进去。”

房内杜家的人全在里面,杜老爷、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梦婷、曼曼也赫然在列,看安然和李毓进来,杜老爷一怔,便要起身,李毓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礼,在安然耳边说了几句话,便独自一人走出房间,这里毕竟是女子的住所,自己一个大男人在里边总是有些不自在,有曼曼和梦婷在里面李毓也就放心了。

招手唤来萍儿:“你去跟着小姐,别让她受人委屈。”萍儿点头应下,福了个身便退下。

“石韦,你去查一下今天下午的事。”看不到人在哪,但听到一声回应:“是!”

曼曼看了安然一眼,随即走过来悄声问:“你怎么过来这了?快回去。”梦婷也走过来劝道:“然然,你还是先回去吧。”

心里一股无名火迅速升起,安然强自压下心里的怒气,以生硬的语气道::“我只是来看看二夫人还活着么。”

曼曼拍打了我一下责怪的说道:“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有话出来说。”话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安然自房内出来。

走至一个无人的角落问道:“然然,你告诉我实话,今天的事是怎么回事?”曼曼表情严肃,虽然心里是相信安然的,但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看着二夫人恣意的重伤自己的朋友,连反驳的话说的都不够强硬,心里并不那么舒服。

安然不想多解释什么,不管说什么事总会加入自己的观点在里面,说出来的难免偏颇,伸手在衣袖里把手机拿出来说:“你们自己看。”

房内的人看到梦婷三人出去很是奇怪,二夫人更是委屈,哭哭啼啼的道:“老爷要为妾身做主啊,一定要查出幕后主使。”眼睛有意无意的看了三夫人一眼,三夫人立即意会,拿手绢擦擦眼角的泪:“二姐,如果有幕后主使者,老爷定会查出幕后主使的,怎的这般歹毒,要谋害二姐性命!”

大夫人道“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有人是背后主使,二夫人,这话可不好乱说。”

二夫人并不回大夫人的话之道:“老爷,妾身与那安小姐素日并无恩怨,平白无故她怎么会害妾身,定是有人平日里看不惯妾身,就假借别人之手谋害妾身,知道妾身怕水便推妾身入水,想置妾身与死地,好歹毒的心肠,老爷,臣妾好怕啊。呜呜——”话完又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凄凄楚楚好不可怜。

果然杜知县板着脸问道:“素日谁看不惯你你大可对我说,不许遮掩!”

“老爷,妾身不敢说。”看了大夫人一眼,然后道:“妾身福薄看来无福照顾老爷了,大姐福泽无量,有大姐照顾老爷,妾身就放心了,老爷不要管妾身了,让妾身去吧。”话完新泪又下。

杜老爷责怪的看了大夫人一眼,有对怀中的人儿轻言蜜哄,大夫人心里咯噔一下,但此时也不便解释什么,越说越错,便闭口不语。

此时梦婷和曼曼也相携而来了,大夫人看到两人,立即招两人走到身边:“怎么你们两个回来了?安小姐呢?”

曼曼说:“刚才李毓把她接走了。”

大夫人点头“那临走时有没有留下什么话?这件事情她是当事人之一,我们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不是任何一个人受不白之冤。”斜眼看了二夫人和三夫人一眼。

梦婷道:“娘,然然并没有留下什么话,也没对此事解释一句。”因为解释是对她的侮辱,她不需要解释。

大夫人后退两步,难道真的有理说不清了吗?

曼曼接口:“但是刚才李毓有句话让我转告大人。”

杜知县站起身道:“什么话?”

“他说他必不会让然然含冤,要是有人想欺负然然便是不把他看眼里后果大人是知道的。”

梦婷像是想起什么:“我想起来了,然然刚才念了一首诗。”

杜老爷忙问:“什么诗?念来听听。”

“封疆谩道似金汤,治世还须治世王,留的奸臣局肘腑,自然有祸在萧墙。”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苏安然)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又是一年花开花落》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