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待君聘》待君网 by长安 待君聘健气受

更新时间:2019-11-14 08:25:06

《待君聘》待君网 by长安 待君聘健气受 连载中

《待君聘》

来源: 作者:长安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洛天锦,韩君衍

独家完整版小说《待君聘》是长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洛天锦,韩君衍,书中主要讲述了: “安斐然,你竟敢当众射杀郡主,欲置郡主于死地,真是罪孽深重,还不快放弃抵抗,否则罪加一等!” 一旁看笑话的吃瓜群众叶泽也不忘补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斐然,你竟敢当众射杀郡主,欲置郡主于死地,真是罪孽深重,还不快放弃抵抗,否则罪加一等!”

一旁看笑话的吃瓜群众叶泽也不忘补刀:“安斐然你别忘了,你刚刚还说拒捕可是要格杀勿论的哦!”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情势却来了个大反转。

“可笑,本少爷若放弃抵抗,还有活路吗?”

叶泽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外表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安斐然竟然也是个练家子,祝子枝带来的兵士竟然一时之间没有没有将他制服。

“小泽,别去!看他这样抱着些许突围出去的希望苦苦挣扎,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嗯……煜哥哥说的是……”

叶泽说完竟然止住了想要去帮忙的脚步,站在韩君衍的后面静静的欣赏起安斐然一人独战众将士的好戏来。

“煜哥哥,呀,他的左胳膊中了一剑。”

“太笨了,动作太不敏捷,活该右腿上中了两刀。”

“就是,若是小泽早就突围了,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

洛天锦愣了,祝子枝也摸着胡子笑着摇了摇头,这安斐然都快被当成活靶子了,浑身是血,可以说几乎是已经体无完肤了。

安斐然的浴血奋战,顷刻间这儿中一刀那里中一剑,身上大小伤口伤残无数,就算是洛天锦都觉得血腥残忍,但在两个看起来这么纯情无畜的少年眼中却成了一个笑话,竟成了两人的谈资笑料。

半柱香后,安斐然终于倒了下来,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叶泽冲受伤颇重的他撇了撇嘴,轻蔑道:“真是个没用的家伙!”

“郡主,我奉劝你最好停止插手此事,那位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在本郡主这里,任他是人神鬼魅,都得给我低头!”

“呵呵,小小年纪这样自负,早晚会吃亏的!”

“安大人与其担心本郡主,还不如想想如何才能让安家不被灭族。”

安族玉听到此话脸色唰一下变的难看了,洛天锦也不再理会他,继而吩咐祝子枝去巫女村将其族长楚窈虞捉拿归案,想借她抓捕黑袍人。

出乎洛天锦意料的是,看她带了这么多兵士前来,楚窈虞并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她淡淡对洛天锦道:“郡主来了,有人想找你聊聊!”

洛天锦独自随楚窈虞进屋,屋内站着的赫然就是黑袍人。

“你到底是谁?”

黑袍人没有回答洛天锦这个问题,他的声音有些苍凉,他问洛天锦道:“你知道我为何抓这么多女子,并且给她们长年服用睡魇吗?”

“为了救一个人?”

“不错,她是我的妻子,全天下最美好的女子,但如今却生死未卜。”

“那你要这些幼女干什么?”

“她们有着和她相同的血脉,楚族长曾言过巫女族的一个秘法,巫女族人体质特殊,饮用并且用同族人的血沐浴能够让一个没有多少生机的人复苏。”

黑袍人说的平淡,洛天锦的心中却泛起惊涛骇浪,用这样多无辜的幼女的血去挽回一个人的生命,太过残忍!

“那安文远得了怪病也是你们干的吧?”

“安家最近越来越不听话了,这是给他们的一个警告。何况,安族长研究出来的新药,总要有人先试试不是!”

“你拿安文远当试验品?”

黑袍人冷哼道:“那是他的荣幸!”

洛天锦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另一种可能,她下意识道:“那是不是就算你的妻子活过来,也只能像安文远一样变成一个嗜血的怪物?你有没有想过她愿不愿意这样活着?”

“不,她不是怪物,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始终都是我的妻!若她感到孤独不能接受,我可以让这天下人都变成一个个安文远来陪伴她!”

洛天锦感觉这个男人已经疯魔不了,简直不可理喻,他妻子的命是命,其她人都命却连蝼蚁都不如。

“你究竟是谁?”

“锦儿,朕命你立即停止追查此案,返回你的郡主府!”

黑袍人转过身来,露出藏在黑暗中的脸庞,一双充满戾气,死气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洛天锦,让她不由后退几步。

“陛下?”

洛天锦的心情很是复杂苦涩,她费尽心思找到的残害百姓的恶魔不是别人,正是整个瞿国的信仰。

若是百姓知道拿他们的命当草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尊崇的帝王,不知他们还会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朝廷官府身上。

“怎么会是你……”

洛天锦呓语喃喃,她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是那些侵略者,而是她自己国家的王在迫害鱼肉百姓,那她一直信奉的保家卫国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锦儿,回去吧,远离这片是非之地。此事不宜张扬,朕相信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洛天锦退下了,她不知道后来宣武帝都说了些什么,她只觉得胸闷闷的,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

洛天锦出去后,一言不发,吩咐祝子枝带兵撤离,然后独自离开。

“煜哥哥,郡主怎么了?”

韩君衍挑挑眉,也很是疑惑不解:“看她意志消沉,似乎是受什么打击了吧?”

“郡主,巫女族族长不抓了吗?”

洛天锦平静的没有一点儿情绪,她神情分外淡漠道:“不必多言,走!”

“噢!”

叶泽又看了看楚窈虞所在的房间,才咬咬牙离开了。

一路上,任叶泽如何发问,洛天锦都是闭上眼睛缄口不言。

韩君衍从没有见过洛天锦这个样子,不知为何,今日外面的风景都特别的糟糕。

在马车上,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洛天锦的发丝,感觉到韩君衍的气息,洛天锦的娇躯下意识的一颤,韩君衍顺势强行拉她入怀。

“若是想哭就哭吧,为夫不笑话你!”

韩君衍一句平淡关心的话让本在挣扎的洛天锦安静了下来,她一开始身体有些僵硬,可随着韩君衍身上的温暖慢慢扩散,她的身体也柔软下来,好似失去了力气。

她太累了,需要一个坚实的肩膀,或者是韩君衍一个霸道温暖的怀抱。

洛天锦的眼眶始终湿润,眼泪在她的眼眸中打滚,滚烫的眼泪终究没有落下来,被她生生的止在了那双苦涩的眸子里。

一路上,洛天锦一动不动的依在韩君衍的怀里,两人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在安县大牢。

安斐然的腿受伤严重,已经不能站起来,他费力的依在墙上,还洒有斑斑的血迹,见洛天锦前来,他有气无力的调笑道:“小美人,怎么,来放我出去吗?”

洛天锦眼眸复杂,表情冷淡。

“那晚你在地牢是装死?是不是安文远那个混小子帮你逃出来的?”

洛天锦没有回答。

安斐然格外气愤:“这个背叛家族,把我们安家往死路上推得白眼狼,我当初就不该救他!”

“他是试验品,根不就不能死,不是吗?”

安斐然滚动着喉咙,但想反驳的话说不出口,竟也无言以对。

“你知道他和我做了什么交易么?他说他不愿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苟活着,他只希望我能回去杀了他!”

安斐然愣了,等他缓过神来,洛天锦也已经离开了。

他痛苦的扶着头,用鲜血淋漓的右手一拳拳打到墙上,血肉模糊,令人触目惊心。

“文远,对不起,是大哥不好,大哥不知道你这么痛苦,大哥一直认为活着总归还是有希望的,大哥不该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你的身上!”

在这个无限萧瑟悲凉的夜晚,只留下了安斐然痛苦的断断续续呜咽声。

在安府的地牢。

洛天锦给安文远斟上一杯酒,递给了他:“这是一枚毒药,和酒服下,可以让你没有多少痛苦的死去。”

安文远笑笑,眉目清秀的他,长得也是极为俊逸,这明媚纯净的笑容让洛天锦根本无法与他犯病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安文远看了看手心躺着一枚圆滚滚的黑色毒药,突然有些悲伤,自言自语道:“若是我生在普通家庭,现在这个年纪也该考仕途了吧,可惜,可惜了啊!”

在他将毒药放到精美的玉杯中,欲一饮而尽的时候,洛天锦抓住了他的胳膊。

安文远似没有一点儿的悲伤,他对洛天锦轻声笑道:“小丫头,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

临死前还能喝到这么醇香醉人的美酒,能有美人美酒相伴,此生我安文远也无憾了!”

洛天锦亲眼看见安文远喝下毒酒,她转身离开,低声伤感道:“对不起,除了成全你,我什么也改变不了!”

洛天锦前来调查少女失踪案一事传的沸沸扬扬,已经没有办法将此事压下去,因此必须有人出来顶罪。

为了顺应民意,安家安斐然和安族玉被判秋后处斩,其余安家的人免除了一死,却也都被流放偏远干燥的岭南。

看百姓夹道欢腾的恭送洛天锦几人离去,为朝廷歌功颂德,真是一种讽刺。

洛天锦强颜欢笑,心中十分的难受,她如何告诉这些百姓,其实真正的恶魔根本没有除去,他会一直是他们的噩梦。

洛天锦知道等待那些少女的是血腥的残忍,为了宣武帝对爱疯狂的执念,她们或许会被运进宫,在哪个黑暗的角落等待着死亡。

洛天锦不敢想下去,待归了郡主府,她大病了一场,数日情绪恹恹,不愿跟任何人说话。

精彩评论:

直播穿越似乎是一个新的流派,这类小说的看点在于主角(洛天锦,韩君衍)与观众的互动,创意很好,内容待观察,暂定粮草 有人认为应该把电影世界的人物当NPC,我不知哪来的优越感,小说中都能把伊凡万科带到现实世界了,你能把游戏中NPC带到现实?按照这样的逻辑重生小说都没得看了,都是NPC。毒点在于主角(洛天锦,韩君衍)不敢与国家合作完全一个人单干,而国家对于主角(洛天锦,韩君衍)不合常理的直播竟然完全没反应,观众也是中降智光环。主角(洛天锦,韩君衍)带死侍的女友见x教授怕被读心?要知道x教授是属于善良守序阵营,而以主角(洛天锦,韩君衍)的行为心理来看,x教授也不会因为主角(洛天锦,韩君衍)熟知剧情而打杀主角(洛天锦,韩君衍),因为x教授不是黑社会修仙。那种害怕见光死的主角(洛天锦,韩君衍)是真够猥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