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愿我相思不悲欢》愿我相思不悲欢 小说 Basher 愿我相思不悲欢忠犬攻

更新时间:2019-11-18 08:26:18

《愿我相思不悲欢》愿我相思不悲欢 小说 Basher 愿我相思不悲欢忠犬攻 连载中

《愿我相思不悲欢》

来源: 作者:小草莓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清之,陆夫人

小草莓新书《愿我相思不悲欢》由小草莓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清之,陆夫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霎时间,陆夫人杀猪一样的叫声就响彻整个病房。 沈清之也疯了,不管不顾的狠狠地撕咬。 途中陆夫人恼羞成怒的抓扯她的头发,又伸手去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霎时间,陆夫人杀猪一样的叫声就响彻整个病房。

沈清之也疯了,不管不顾的狠狠地撕咬。

途中陆夫人恼羞成怒的抓扯她的头发,又伸手去抓她的脸。

沈清之纷纷躲过,直到口腔里传来浓浓的血腥味,沈清之这才松开嘴,闪开身体从另外一个方向跑。

陆夫人的手腕被她咬出了血,陆夫人厉声大吼:“沈清之你给我站住!我今天非得扒了你的皮!”

“你有本事就追过来啊!”沈清之拖着虚浮的脚步往前跑。

陆夫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跟铜铃一样,仿佛恨不得将沈清之大卸八块。

“贱人,你还想分我们家的财产,我呸,你做梦!”陆夫人心底的愤怒升到极点,她在病房门口拦住沈清之。

两人在病房里面跑圈圈,沈清之伤不到她,她也抓不到沈清之

最后陆夫人直接气疯了,随手拽过一个开水壶,就重重地朝往角落里躲闪的沈清之砸过去。

沈清之避无可避,完全惊呆了,刚才已经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她现在已经喘不过气,只能傻傻地看着开水壶朝她身上砸来。

她吓得浑身颤抖,死死的闭上眼睛。

就在这一瞬,有人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扯到怀中,将她用力地抱住。

玻璃材质的开水壶便重重的砸到那人的肩膀上,最后摔倒地上成为残渣。

“哼——”男人痛苦地闷哼一声。

沈清之紧紧地揪着他的袖口,顷刻间淡淡的皂香涌入鼻尖,她完全愣住了。

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脸是那么的熟悉。

不是司南城又是谁呢?

他将她搂在怀中,用背部为她挡掉开水壶的袭击,她在他怀中毫发无损。

只是他脸色苍白得可怕,深邃的眼睛里迸发出狠戾的火光。

“司南城……你怎么样?”沈清之结巴得说不出话。

他不是那么的恨她吗?为什么还要帮她?

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给了沈清之一种错觉。

他像是可以拯救万民于水火的神,仿佛是坚不可摧的一道屏障,将所有的伤害都隔绝在外。

她的喉咙哽咽,头脑一片空白,不能正常的思考。

他慢慢地松开她,神色隐忍着疼痛。

滚烫的开水湿透他的衣裳,现在本就是盛夏,他只穿着一条黑衬衣,这样单薄的布料自然是受不住开水的滚烫。

“陆夫人!”沈清之不敢触碰到他的手,扭过头,目光冰冷的盯着始作俑者。

陆夫人并不知道司南城的身份,扯着嗓子喊:“叫什么叫?沈清之你这个不干净的女人,你还没有和我儿子离婚,你就和这个勾搭在一起,下贱!”

司南城眼底划过一抹冷光,右臂被开水壶砸中,此时正泛着一股难以忍受的热感,像是密密麻麻的银针刺入肉里。

他倒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成为了沈清之的。

“我下贱?你心里就没有点逼数吗?你这么嫌弃我,那你就把你的肾脏挖出来啊!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怎么不去死?我告诉你,那你去死好了!”沈清之气得浑身发抖,她看着陆夫人,气不打一处来。

陆夫人叫嚣着往前冲,“今天我就让所有人看看你们这奸夫淫妇!”

陆夫人还没进司南城的身,就被狠狠地推倒。

“闭上你的嘴,否则,我保证你,永远都别开口。”司南城冷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摔倒在地的陆夫人。

陆夫人哭哭啼啼的开口:“哎哟,大家快来看哦,奸夫淫妇杀人了,来看看这对奸夫淫妇——”

陆夫人发挥其不要脸的本事,在地上撒泼打滚,最后不小心滚到那遍地的玻璃上去。

瞬间,吼出杀猪一样的叫声。

沈清之莫名地有一丝痛快,真是报应啊!

饶是司南城嘴巴也忍不住一抽,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

陆夫人呲牙咧嘴的吼着痛,门外的保镖进来将她拎出去,渐渐地,陆夫人的咒骂声远去了。

“你怎么样?”沈清之这才焦急的看着他。

司南城眯着眼,额头有冷汗涔涔而落,“我看起来像是很好的样子吗?”

这……

他又在说冷笑话。

“不像。”沈清之关心则乱,摸不清楚他的意思。

司南城拧着眉头,薄唇紧抿:“那你还不叫医生!”

“我这就去!”沈清之眼底灵光一闪,她赶紧往门外跑。

司南城紧紧地蹙眉,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如纸张一样透明。

“开水壶没砸到她,她还傻了?”

他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

等沈清之带着医生过来,司南城在医生的帮助下将衬衫脱掉,他脸色阴沉,整个人病房都是他的气息,冷冰冰的,让人大气也不敢出。

他脱掉衬衫她才看见他的伤口,伤口很严重,肩膀处被鲜血晕染,湿漉漉的红色,看起来有些可怖。

沈清之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浑身都紧绷成一块石头。

处理伤口的过程中,司南城一言不发,但眉梢眼角的凌厉却愈发浓烈,像是一柄弓箭,已形成弯月之势,很快就要冲破云霄。

他本身就是神秘而危险的,是浓郁深邃的暗夜,不可捉摸。

处理好伤口,司南城若无其事的将衬衫穿上,那过程连沈清之看了都觉得疼。

司南城凉凉地开口:“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我比我好到哪里去了?”

他这是小伤,可她呢?

如果不是他来得及时,她要是被那开水壶砸到了脸,这张脸怕是这辈子都被想恢复了。

“谢谢。”沈清之低垂着头。

他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不用谢,毕竟我不是为了你。”

沈清之的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她咬着唇瓣:“我知道。”

“所以,就不要自作多情了?因为你比我清楚,我不过是为了这张脸——”他的语气从悠闲肆意,到最后急转直下的冰冷锋利。

他伸出手,指尖隔着纱布抚过她的眼睛。

她紧张地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只能点头:“我知道。”

司南城的唇角勾得漂亮,指尖轻轻弹了弹的脸,“有自知之明算是你唯一的特点。”

沈清之压下心底的苦涩,“那我谢谢司先生的夸奖。”

“夸奖?”他眉梢挑起,眼里一闪而过的冰冷,“你是这样认为?”

“不然?”沈清之耸耸肩。

“那就是夸奖吧。”他往后退一步,自顾自的系上纽扣,手指尖和纽扣在晨光的照耀下,仿佛绽着流光,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那样的强大自信。

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包括,她。

沈清之见他手臂受伤,系纽扣似乎四分的艰难,她忍不住说:“我帮你。”

司南城没有说话,倒是坦然地停下动作,就那样挺拔地站立着,等着沈清之接近他。

沈清之慢慢地靠近他,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跑得太快,她忽然觉得四肢都有点发软,她有些控制不住呼吸,每靠近他一步,心跳就在加剧。

他忽然凑近到她面前,轻易而举的扣住她的手腕,那一双丹凤眼里绽放出危险的光,“看着我。”

绝对命令式的语气。

沈清之鼓起勇气抬起头,撞入他深沉得如同月色一般的眼睛里。

“你就这么怕我?”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声音仿佛是从喉咙深处缓缓释放,“嗯?”

“我没有!”她反手就想推开他。

司南城瞟了她一眼,用力地收紧她的手腕,“呵,撒谎。”

沈清之慌乱地摇头,手抵在他的胸膛,隔着这布料,她感受到他的心跳声。

她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危险,她越发用力地挣脱,怎料挣扎之中,不小心将他衬衫上的纽扣拽落。

啪啦——

霎时间,他原本系好的衬衫又敞开,这下是毫无遮掩的在她眼前。

司南城笑得邪肆,他如罂粟花一样妖冶,恍惚暗夜里走出来的神,声音轻佻:“想脱我的衣服就直说。”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小草莓)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愿我相思不悲欢》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