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薇风过君旁》风过萸薇 cp 薇风过君旁同志

更新时间:2019-11-18 16:20:57

《薇风过君旁》风过萸薇 cp 薇风过君旁同志 连载中

《薇风过君旁》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颜婉羽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蔚沐,李靖

经典小说《薇风过君旁》由颜婉羽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蔚沐,李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雨如此之大,怎的不去避避?淋出病来,怎的好?”姑姑已然撑伞到了女孩儿的身旁。她故意与女孩儿靠的很近,生怕女孩被雨淋到半分。 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如此之大,怎的不去避避?淋出病来,怎的好?”姑姑已然撑伞到了女孩儿的身旁。她故意与女孩儿靠的很近,生怕女孩被雨淋到半分。

女孩儿并未答话。

姑姑看着窗外的雨,继续说道:“蔚沐公子明日就会来这儿,姑姑要教你一些见他的礼仪。可要好生学习,别在公子面前失了颜。”这雨显然是小了好多。

“姑姑蔚沐公子明天就会来啊,怎的如此之快?”正在被摆布的女孩儿抱怨道,亦不过紧张所致。其实,她又何曾不是迫切见到这个名为蔚沐的“人”的?她倒要看看,这个拥有如此美丽地方的人是何模样。

“蔚沐公子知道他园苑中多了一个人,便打算来看看。”姑姑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正为女孩儿梳发的使女,不时也会指点一二。

随后,女孩儿又从姑姑那儿学习了见蔚沐公子时的礼数。虽然女孩儿平时是很讨厌繁文缛节的,但为了在这位公子面前表现好,她学的亦是蛮认真的。

一切都有序的进行着。他的到来,既无扑鼻的香气,亦未有擦地的脚步声,却有些使女施礼时喊得“公子好”声。

“你就是慕言的侄女?”不觉间,公子已然走至跟前。

“他经常提起你,说你很聪明。还说,要让本公子见你一面领略一下。这话一出,五年都过去了。”他含笑摇了摇头。

由于笑是背对着女孩儿的,所以,这一面并未让她瞧见,加上先前在公子讲话时她并没有认真去听,便问:“蔚沐公子为什么摇头?”

“你可以随意想象它。”那个叫蔚沐的人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女孩儿只当自己不配“聪明”这两个字而受到蔚沐公子的轻视,心中很是难受。

在龙宫的生活是极其单调的,往往是一觉醒来,浑浑噩噩便又是睡觉时辰。

比起之前在金光洞的日子来说,真的是无聊太多。

拉开门,门外的那几个夜叉忙笑脸相迎地给我施礼。

变脸真快,或许也是职务赋予他们的一项绝技吧!

往殿西侧望去,有一处地方——既非楼阁亭宇,亦非水生动物太过集中的地带:是珊瑚丛。可珊瑚丛排放有秩,在下面,有一条珊瑚引导的小径。仅看表面,便觉得十分美,想来,里面也不会太过不堪,不定,还是龙宫最好处。

我才要迈脚走向那个地方,一个夜叉脚下就像上了轮子,以极快的速度挡在了我的面前:“姑娘,这个地方……是进不得的。还是去他处吧。”

“如何进不得?莫不是龙王寝宫?”我翘着脚向深处瞅,可除了两旁的珊瑚虫或珊瑚树及中间的道路外,再也看不见其他,好像无尽头似的。

“当然不是。但这儿,是真的不可以进的。”

我挺直了胸脯,说:“你们殿下可是说过了,我可以在东海各处随意出入。你们要逆殿下不成?”

“这……”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就当没看见。”说完我以极快地速度跑了过去。

珊瑚的美不仅在于它的颜色缤纷,还在于它的形态各异。若鲜花含羞,若海葵肆意扩张。

此景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一路观赏,一路陶醉,直到有箫声自远方传来,箫音悲怆,悲痛欲绝。莫非是有人觉得这是个隐蔽的好去处,所以才躲到这个地方偷偷吹奏的?

我摸了摸背上的琵琶,自从那日得到了它之后,我一直背着,却从来没有拿出来弹奏过。不知何日我能弹奏出像这个人一般婉转悠扬的曲子。

慢慢走向声音来源处。那个吹奏之人的身形逐渐显现出来——是他!

龙三太子!

他一个人躲在这里吹这么悲怆凄凉的曲子,是有什么心事?

我轻咳一声,面前的那个人转过身来,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你怎么来了这里?”

“我在殿里闲着无聊,就出来走走了。”

“这里是禁地。”

“你说过我可以在东海各处随意走动的。”

他的语气,好像不喜欢我来这个地方。

“你既然不喜欢,那我出去就是了。”心头有点难受,委屈。我转身往外走。

突然,整个人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从后面紧紧箍住我,生怕我跑掉。

“这个地方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来的地方。不希望任何人来,是因为我怕被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他把下巴枕在我的肩膀上,摇了摇头。

“你不说我就不理你了。”说完,我就用力把他的手掰开。

转过身,他的眼里是满满的无奈。

我袖子一甩,直接走掉。

宁可我走都不肯把他的心事告诉我,我自然是满腹的不开心。或是我太自以为是,觉得他理所应当地告知我他的隐私。

但随即,我视线一黑,便不记得随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晨光熹微,女孩和那个蔚沐公子,并肩在山头走哪,两人有说有笑,甚是欢喜。

夜色朦胧,两人伴月而归,地上的影子牵连到一起,亲密非常。

再后来,蔚沐带着女孩去了东海,她住过的殿是我住过的;她走过的路也是我走过的;东海的人见了她便要施礼;她和小龙女也是亲密无间;她待所有人都是极温和的,笑脸盈盈。

这个女孩是我的模样,而蔚沐公子,则是龙三太子。

我醒时,他坐在榻边,笑脸盈盈。

我却看着特别讨厌,头颅高昂着从榻上起身,径直做到小几上,自顾自地梳发。

才抓住头发,他便过来捉住了我的手,声音极温和地:“我替你梳发。”

我把手抽出来,放在自己的膝上,面目表情。

他动作轻柔,就算有梳不开的结,他也不会焦躁,不急不缓地摆弄着我的头发。一点也不会痛,比我自个儿梳头感觉都要好。

“怎么一醒来一句话都没说?”

我用余光瞥了他一眼,见他眼中带笑,甚是欢喜,便转过头去,冷漠地回了句:“因为没什么好说的。”

他的笑容僵持,但很快便调整恢复了笑容。

“我还有件衣服,我拿给你穿。”

他悉心地伺候我的样子,仿佛我是公主,他是仆人一般。

看着他的动作,我在想,若是哪一日,我也遇到了像这样对我好的人该多好,若是他喜欢我多好,我会是多么幸福。

可是……

“你今日表情好生冷淡。”

我抬头轻轻看了他一眼,但是没说话。我有话说,但是我不想现在说。

“给我照一下,我要看看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他幻化出一面镜像,镜子里的人好生熟悉,不就是在梦里跟他一起的那个女孩么。

他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在我耳边温柔地说:“你还是我喜欢的阿阑。”

我一把推开他,轻蔑一笑,转身坐在小几上,背对着他说:“太子殿下,您还未曾说过您的名字。”

“蔚沐。”

“你是蔚沐,我可不是你的阿阑。我是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我轻俯地面,“殿下是认错了人,才把我当成当初的心上人了。如今事实已经清楚,还请太子殿下放我回陆地。”

他面孔狰狞地把我拎起来,道:“我说你是,你便是。”

我直视他,道:“你喜欢替身,不代表所有人都可以做你所喜欢的那个替身。我心高气傲,你若是不喜欢我,那就不要碰我。”我一把推开他,“还请太子殿下自重!”

他的表情尽是讶然,一脸不可置信。

“烦请太子殿下把禁锢我的法力还给我。陆地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在海中呆的够久了。”

他一甩长袖,直接拒绝我,说:“如今,你掌握在我的手里,除了我的殿里,你哪里都不许去!”

又被囚禁了,与往昔不同的是,蔚沐没有来过这个殿,直至我离开,我都未曾再度见过他。

重返陆地的时候,是由进来通传我可以离开的夜叉送我离开的。

出了海面,空气清新无比,不似在海中总是感觉被吊着一口气。唯一失落的是……我转了身,只见到这些夜叉仍在原地驻守着。海面并无半点波澜。

我不明我为何会有所期待,为何也有些许失落。但还是转身,向着陈塘关的方向走去。

法力已经不再被禁锢,但是由于刚刚被解除禁锢,身体还是极其虚弱,走一步都是极吃力。

好不容易花了许久的时间到了李府门前,远远地看到远处飘来一个身穿道服的女子,身后跟着两个小使者,身着跟她差不多,只是有大小尺寸上的区别。

途径我身边的时候,她瞥了我一眼,说:“好歹是一个修道中人,身体竟然虚弱成这个样子。”

这个人我未曾见过,不识得,她怎得认识我?

“你是何人?”她只是轻轻看了我一眼,未曾回答,转身便走了。

这个女子好生奇怪。

我跟随在她后面,慢慢地走着。

进了门,府中无那日的欢乐闹腾,而是极其安静、肃穆。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有家仆见有陌生人来访,已经极快地里厢通传了。不一会儿李靖便出来了,身后跟着李家夫人和一众随从。

李夫人看到我回身对身边的明月耳语了一番。明月便来我面前搀扶我,说送我回房休息。

经过那个女道人身边时,听那个女子正在自我介绍,我也听到了一点。这个女子原是骷髅山白骨洞的石矶娘娘,看样子与李靖是旧相识。我因身体虚弱,不便在这里继续呆着,便随着明月回了房间。

既是旧相识,为何看他看李靖的神情怒不可遏?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回头又看了一眼正神情活跃的石矶,若有所思。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蔚沐,李靖)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蔚沐,李靖)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蔚沐,李靖)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蔚沐,李靖)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蔚沐,李靖)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