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生》锦生堂产品的价格 字母文 锦生激H

更新时间:2020-02-14 00:22:29

《锦生》锦生堂产品的价格 字母文 锦生激H 已完结

《锦生》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华凝墨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荆玉,钟哲

主角叫荆玉,钟哲的小说是《锦生》,它的作者是华凝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幕坠落,晚风轻起,此夜无月。 用过晚膳后,苏锦在厅间稍稍看了会儿书,便已早早地息下,碧兮荆玉几人也随后各自回了房间,时间在浓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坠落,晚风轻起,此夜无月。

用过晚膳后,苏锦在厅间稍稍看了会儿书,便已早早地息下,碧兮荆玉几人也随后各自回了房间,时间在浓浓的夜色中静静流逝。

深夜子时,祥福楼的屋顶之上,数个手执暗剑的暗黑身影轻步疾掠而来,身上夜行衣将精壮的身形完完整整地勾勒出来,却又融入了深深的夜色,遁影于无形中。

其中一个精壮男子缓缓蹲下身,轻轻掀开脚下的一块瓦片,点点淡淡的烛光映如眼中,房间里一张半掩着薄纱帘幕的床榻上,一个掩戴着盖去了几乎全部脸庞的月银雕花面具的纤瘦女子平静而躺,四下之内,寂静无息。

黑衣男子唇角微微勾起,将拿开过的瓦片轻轻放回了原位,背对着其他人抬手猛力一挥,其他人会意,立即动身缓步潜下屋顶,自二层之外厅间的窗口之处,悄无声息地陆续贯入房间内,再穿过厅间的房门,进入楼中长廊间,行动训练有素,配合更是默契至极。

为首之人再次细探一遍确认十分安全后,才领着其他人沿着墙壁无息穿过长廊,然后在长廊尽头的一个独立卧间门前停下来,手中瞬间闪出一柄精巧而锋利的匕首,顺着门间缝隙缓缓插入,轻轻晃动一会儿后,门栓退出,房门已开……

夜,依旧寂静。

几人互视一眼达成一致后,迅速列成两行轻步移入房间,而榻上女子,却是熟睡依旧。

为首男子以手示意,由四人并身面朝房门方向,以防可能出现的外来变故,其余两人则手执暗剑,齐步缓缓靠近榻前,两人再次对视确认,而突然而来的变故,也就在此时。

房门瞬间轰然关闭,烛光熄灭,一种毫无征兆的危险气息在黑暗中瞬间席卷而来。

“不好,快撤!”为首人大吼。

然而,一阵痛苦至极的闷哼随即在他的身后想起,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然后就是轰的一声,有人,倒下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确定前者的具体方位,下一个闷哼便已响起,然后又是第三个,第四个……

“救、救我……”

彻骨的寒意和恐惧顷刻弥漫到全身的每一寸皮肉,有一个意识在告诉他,快逃,否则你会死!他已经再顾不得其他,凭着直觉确定窗口的方向就拼命冲去,但是马上,他就停下来了。

烛光亮起,房门也已打开。

那为首的黑衣男子微低着头万分惊恐得看着正架在自己肩上沾着满满鲜血的寒剑,满眼皆是不可置信。

“把剑扔了,后退!”荆玉不耐烦道。

黑衣男子犹豫了片刻后,才扔掉了手中长剑,同时后退了数步。

一边的碧月扫了一眼那黑衣男子,用剑尖拨了拨地上的几具已经断气的尸体,不屑道,“就这点儿本事,居然还敢来这里找死!”

房门之处,又一个面戴月银雕花面具的白衣女子缓缓映入眼。

怎么回事?!黑衣男子心下惊恐道,随即侧望向床榻前另一个面戴面具手执寒剑的白衣女子,却见那女子竟将面具缓缓取下,然后,一张精致柔美的脸庞呈现在眼前。

原来如此!

“姑娘,碧兮这身扮相,可还算合格?”碧兮笑问道。

黑衣男子看着面前面带微笑,手中长剑却还血迹未干的三人,只觉头皮发麻,浑身已经是不寒而栗。他所带来的六个人每一个都已算是高级别的杀手了,以往接手过的任务也从未失手过,可今日遇上这三人,其中两个都还是女子,可他们竟然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全军覆没,这三人身手之可怕可想而知。

苏锦抱着灵儿缓缓踏入房间,微笑道,“你这扮相岂止是合格,连我都觉得你就是我了呢!”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那黑衣男子冷哼道。

“我有说要杀你了吗?”苏锦浅笑道,“回去告诉你们王爷,这种毫无意义的试探,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至于你,我就当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生路!”

荆玉已经收起了剑,退到一边,黑衣男子震惊万分,原来一开始,她就已经知道他们的来路了,可她竟然,还能放他活着回去!

“怎么?你还不想走吗?”荆玉冷哼道。

黑衣男子警惕地看了看荆玉几人,身形缓缓后退,到门口处之时才迅速转身,按着来时的路线,狼狈逃离。

“咱们就这样放他回去,是不是有点儿太便宜那庆王了?”碧月努嘴道。

“我要的是震慑而不是杀戮,何况这些人如果都死了,那谁回去给庆王陈述他们的败况?再者,既然以后还得合作,那现在,也还是要留一点余地才是,而且七人我们已经杀了他六人,这个试探的代价,可一点都不算小了!”

“这倒也是!我只是觉得庆王这人人品太怀,就该让他多吃吃亏!但是现在,苏姐姐,我好困……”碧月打着哈欠软绵绵道。

“你的房间就在这旁边,这儿这么浓的血腥味,你确定你能睡得着吗?”荆玉鄙夷道。

碧月瞟了眼荆玉,边往外走边道,“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我才不管,不是还有你们收拾吗?”

荆玉嘴角抽了抽,这丫头还真是!

“姑娘先去休息吧,这儿有我跟荆玉就行!”碧兮道。

苏锦却是浅笑摇头,“都回去休息,这儿会有人来清理的!”

荆玉怔了怔,半响才反应过来,“对了,这儿本来就是咱们自己的地儿,有的是人来解决,咱们还管这些!”荆玉笑道,“那碧月,不会也是因为这个才自顾自睡觉去了吧?”

碧兮笑着摇了摇头,“你高估她了!她就是太困,又懒得跟我们清理而已。”

正此时,房间外的长廊里传来一串轻匀的脚步声,然后葛文安变带了七八人快步走进来,躬身道,“姑娘去休息吧,这儿交给属下就是!保证到明日这里便可连一点腥味儿都不会留的!”

“好,那便辛苦你们了!”苏锦微笑点头,也便抱着灵儿出了房间,荆玉碧兮二人也随后离开。

庆王府,正庭中央。

钟哲泠然立于庭廊之下,面前俯首跪着一个还未来得及换下满是斑斑血迹的夜行衣的精壮男子,此时的地上之人已如霜打过的秋草,抬不起头来,而且,也不敢抬。

钟哲面色森冷地看着地上虽衣着染血却完好无损的黑衣男子,眼眸中更是充满着近乎杀人的戾气,“你倒是还有脸活着回来!连杀的目标真假都没看清,那么明显的圈套你们也往里面钻,最后还连身都没近到就全体覆没了,本事不大脑子还蠢,凭这点本事本王养你们来干什么?!”

黑衣男子一声没吭,眼下正是钟哲的气头上,他不吭声还好,若吭了声,只怕就别想活到明日了!

钟哲身侧一个身着深棕色盔甲的壮硕男子上前一步,恭声道,“王爷,他们刺杀失败固然可气,但那苏锦能放他活着回来,未尝也不是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我们这样的刺杀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痛痒;第二,她也确实有想要与王爷合作的诚心。”

“诚心?本王一共派去七人她便杀了六人,这就是她的诚心吗?”钟哲冷哼道。

“但是王爷换过来想想,如果是她派了人来刺杀王爷,王爷是会放一个回去,还是一个不留?”

“可她到底什么来历,有什么目的,背后又有多大的势力本王全都一无所知,这样的情况下,你叫本王如何放心与她合作?”

“可她不是说了,咱们的目的是一致的吗?”

“她说了,你就信?本王怕到时候反被她坑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那我们就这样拒绝她?但是万一她真的另寻他主还反过来对付咱们呢?”

“不可能!她这话不过是用来逼本王就范而已,眼下本王虽然没办法除了她,可她一旦倒向其他那一方而且有所动作,那本王可就有的是办法对付她了,甚至于根本不用本王亲自王沾手,本王的的好王兄就能把她和她所选的事主清理得干干净净!”

“也就是说,王爷这条路,其实是她现在唯一的的选择!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她不是说的五日吗?先凉着她就是!如果太轻易就答应,那本王未免也太压身价了!”

“是,王爷!”

“秦介,从明日起,密切监视祥福楼那边的一举一动,一有问题,立刻禀报本王!”

“属下遵命!”

钟哲冷冷地看了眼地上的黑衣男子,从鼻底哼出一个字来,“滚!”

黑衣男子眼下已经跪了足足一个时辰,双腿已经麻木,踉跄站起,还险些又一次载倒下去,但现在钟哲已经放过了他,便自然是拼命也得迅速从他眼前消失的。

“你明日去请赵将军过府一趟,此事本王起码,也得先探一探他的口风的!”

秦介拱手,“是,属下明白!”

钟哲长换了口气,心中的怒火才总算平复了些,也没再管秦介,自己转身大步去了偏庭的一侍妾处。

秦介恭送钟哲离开视线之后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寝居处,只是回想起今夜所发生之事,再与白日随同庆王在祥福楼中所见的那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白衣女子,且不说是敌是友,只凭这份非比寻常之气度,便已是世间难有,更何况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连他都不禁对这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白衣女子生出无端的敬畏来,也难怪像她身边那三人那样江湖尚且少有的顶尖高手,竟然都愿意服从听命于她!

但愿,他们不会是敌人!

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锦生》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