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炭炉记》碳炉鸡 全文阅读 炭炉记激H

更新时间:2020-02-23 16:21:50

《炭炉记》碳炉鸡 全文阅读 炭炉记激H 连载中

《炭炉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参商不见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宋懋睿,林雪

主角叫宋懋睿,林雪的小说是《炭炉记》,它的作者是参商不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兰姐姐,你画得真好!” 慈心摆出一副崇敬、仰慕神态,就差眼睛往外冒桃心朵朵了,充分满足了小女孩显摆得逞的愿望。 “哼,这不算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姐姐,你画得真好!”

慈心摆出一副崇敬、仰慕神态,就差眼睛往外冒桃心朵朵了,充分满足了小女孩显摆得逞的愿望。

“哼,这不算什么,我还会画好多好多别的呢!”林雪兰得意地说。

“兰姐姐,你会写字么?”四岁的小姑娘应该开始识字了吧?

“当然会,我会写好多好多字,都是我娘教的!”

“那你能教教我吗?兰姐姐~?”慈心眨巴着眼,直直看着林雪兰,最后一声兰姐姐叫得自个都起满身鸡皮疙瘩。

“行……,但是,……如果是因为你太笨,学不会,可不能怨我!”看慈心点头如捣蒜,林雪兰满怀豪情地手执树枝,蹲下,“来,姐姐先教你一个最简单的,大,字。……”

听着院子里两小的对答,堂屋里的两妇人也各有心思。

自家闺女长大了,我怎么忘了要给她启蒙这么大的事儿了呢?!不行,等睿哥回来一定记得赶紧跟他合计合计,宋氏心想。

这边林氏想的却是:我待宋娘子怎么如此大度呢,原来要她那闺女和兰儿多处处,好识字啊!这倒简单了……林娘子心里打定主意,开口道:“宋娘子,你家闺女倒是个上进的,这才多大点儿啊,就要识字。”

“这不都是您家兰姐儿的功劳嘛,所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慈心和兰姐儿待久了,也得沾了些兰姐儿的书香气。倒是兰姐儿,小小年纪,就会识文断字了,真是家学渊源啊。”宋娘子忙谦虚。

“既然心姐儿喜欢识字,以后我和兰姐儿就多来叨扰了?”

“好啊好啊,您知道,我和慈心她爹识字都不多,如慈心能得林娘子您拨冗赐教,那就是她的福分了!”两人又说了会儿闲话,林娘子方带着林雪兰走了。

待送完客人,院子里只剩母女两人,宋氏看着边上正在甩着手里粘了土的树枝的闺女,柔声问:“心儿,今天怎地想起要识字了?”

对于这个问题,慈心早有计较。她冲宋氏咧了个大大的笑容,故作天真状答道:“我想让爹爹高兴啊!”

“你怎知爹爹会高兴?”宋氏讶道。

“我会认字,就能写信啦。我给爹爹写信,爹爹收到信,不就很高兴,很高兴吗?每回爹爹收到大伯的信,看完信都很高兴,很高兴的啊?”慈心歪着头反诘。

宋懋睿虽然爹娘早逝,但上头还有个兄长宋懋远。宋懋远原本在烟霞书院的山长顾子元,顾家当差,十年前随顾家长子赴京赶考,顾家长子科举高中并留在京城,宋懋远自然也在京城安了家。

宋家兄弟感情很好,每隔两三月,必有书信来往。每次宋懋睿看完兄长的来信,都很高兴,兴许慈心这个大伯在那边混得不错。

宋氏听到慈心这么“贴心贴肺”的回答,不由一把抱住软乎乎的小人儿,“乖乖,心肝儿……”一通揉搓。慈心小手反抱宋氏,闻着娘亲身上淡淡的青草味,心里暖融融的。

待到晚间,宋懋睿返家,宋娘子把白日里慈心的一番作为及两人问答一说,慈心就被喜不自禁的爹爹一把抄起,在屋里转起了圈圈。

“哈哈,乖心儿,好心儿,明儿爹就去买《千字文》、《三字经》,爹爹来教你,咱们心儿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慈心被转得头晕,一个劲叫“娘,娘,晕,晕,下来,下来!”

“好了,好了,小心晃着心儿。夫君,您要亲自教心儿?”宋氏一边把慈心“解救”下来,一边问宋懋睿。

宋懋睿负着手,在屋里来回转了两下,道:“心儿才三岁,年纪太小,学里不会收的。何况……要进书院稚龄班,除了要年满五岁,还需通过考核。横竖我还认得几个字,先教着吧?等慈心年纪再长些,再作打算。可好?”

不待宋氏回答,他又长叹一声,“唉,当年我要能像大兄一般,到顾山长家当差就好了,好歹能多沾些文气,日后也能教导儿女……”

“您要到了顾家,当年肯定看不上奴这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妇了~”宋氏一边安抚着轻拍慈心,一边略带涩意地接话道。

宋懋睿最见不得自家娘子难过,一看自己的无心之语伤了宋氏,忙涎笑着走过去,轻轻环着宋氏双肩,安抚道:“哪里,哪里,得娶惠娘是我宋某人最大的福分!娘子莫要妄自菲薄。”

宋娘子扭头给了自己夫君一个又娇又嗔的眼神,嘴角噙笑,不言语了。慈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俩老夫老妻晚上肯定又得你侬我侬一番了,今天晚上可得早些入睡,否则……

晚上,慈心闭着眼,心里默念前世的围棋口诀:“棋向中腹争阳面,两番收腹成效低……”慈心身旁是宋氏,宋懋睿睡最外侧。已经灭了灯,两人都只着中衣,盖着薄被,宋氏窝在宋懋睿怀里,还在那絮絮地说着话。

“睿哥,当初心儿抓周的时候,我让你把那本算经放入内,你偏不舍得……”

“咳,咳,是我小气。当初放支笔也好……”

一阵静默后,宋懋睿又开口:“以后心儿若能高中,咱俩可要享福了!”

“你舍得让心儿去考功名啊?女官有平三妻四妾之权,嫁人可不易。”

“心儿若能高中入仕,也没什么不好。何况女子入仕,做的官儿都不大,朝中有不少青年才俊,心儿在里面挑一个专一专情、不会纳妾的,该不难罢?”

“做官不是易事,何况咱们小门小户的,帮衬不上心儿……咳,现时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啊?心儿才多大点儿啊。”宋氏顿了顿,换了话题:“初一我上妙翠观的时候,霞姑说是最后一次,以后不用喝那汤药了。她还说最近要出门远游,我寻思最近几天要不要备份薄礼,再去看看?”

“嗯,是该去看看,看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惠娘,你说喝了这么些年汤药,真的管用么?嘿嘿,为夫是不是也要更卖力些才是……”

慈心翻个身,非礼勿视地背对开始缠绵的爹娘,脑子里总结今天听到对话里的有用信息:一、这个朝代允许女子参加科举考试。二、有功名的女士子享受一夫一妻制的优待。三、书院有稚龄班,但需考核才能进。

这到底是个什么朝代啊?!慈心恨不得快快长大,好找些史书典籍什么的,了解清楚一切。随即,慈心又想到一点:静月主仆走了,她上哪儿学医术去?

****************************

山上,妙翠观前

明霞和静月均是一身劲装,作男子打扮,每人背上扎着一个大包袱。

“月初可对宋娘子找好说辞了?”静月看着明霞阖上大门,然后往门上贴了一张三指宽、一尺长的纸片,出声问道。

“是,我已对她言明,主持要去远游一阵,下月不必来了。小姐,我们还会回来吗?”

“成王败寇,一切有缘法……,走罢!”

两条惊若翩鸿的身影只一瞬,就没入如黏稠浓墨般的夜色中。

精彩评论: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