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面包与你》面包和爱情语录 女体化 面包与你大叔受

更新时间:2020-07-06 16:20:47

《面包与你》面包和爱情语录 女体化 面包与你大叔受 连载中

《面包与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种花家二兔子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瑾歌,乔地

经典小说《面包与你》由种花家二兔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瑾歌,乔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乐池乔地小心翼翼却没有躲过祁昭阳的回头他走了没几步回过头就看见了乐池乔衣袖下通红的一片,心中忍不住有些愧疚,虽然自己的性格比较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乐池乔地小心翼翼却没有躲过祁昭阳的回头他走了没几步回过头就看见了乐池乔衣袖下通红的一片,心中忍不住有些愧疚,虽然自己的性格比较有偏执有主见,可自己也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强迫别人去接受什么,但是他每次同乐池乔沟通的时候他好像都是自己在讲对方从来不以为意,一个专心致志,一个心不在焉。

祁昭阳很快地回过头继续朝片场走去,今天先拍的是他的部分,一开始他是音乐学院备受期待的音乐生,所有的老师同学都夸他有天分,不少的唱片公司希望他能去自己的那边作词作曲,但是他统统都拒绝了,龙岩(祁昭阳饰)坐在钢琴面前,阳光透过的指尖洒向琴键,教室外面有不少的学生来欣赏他的琴,有仰慕的有花痴的也有虚心学习的,可是音乐不得不说除了努力还真的需要灵感与天分,而他的天分实在不要太高,金属框大框眼镜不但没有显得累赘,反而让他的脸更加沉稳,明明都是一样的制服却只有他,唯独显得像偶像剧里的明星。

一曲未完龙岩坐在钢琴面前忽然显得有些迷芒了,窗外路过的学生看着他迷芒地样子纷纷叹气,龙岩又在想念“自己的声音”了,一个专属于他的声音,能够将他所有的乐曲唱得淋漓尽致的声音,他的作曲确实非常的好,可是他想要的不单单是简单的作曲,他的每一首歌他都有填词,可能每个人对艺术地理解不同,他想的是他的曲只有唱出来才能有意义,才算是真正地活着,可是没有人能唱出他理想的声音。

镜头一转转到一个地下室,乐池乔带着鸭舌帽,身上穿着五颜六色喷漆涂鸦的宽松外套,推开一家地下酒吧的门,她看了看吧台又看了看舞台走上前去问“舅舅,他们还没来吗?”舅舅不过是个外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叫起来的,并不是真的舅舅,酒吧的老板给她调了一杯果汁“没来,大鼓说今天有事来不了了,你的吉他手和贝斯手来了一趟,发现大鼓有事就都走了,看来你们没联系。”

瑾歌(乐池乔饰)点点头,接过舅舅递过来的酒水,杯子在手中转了好几圈,却仍旧未能喝下,手的主人不知在琢磨些什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摩挲着杯子,直到最后直接从座椅上跳了下来,冲店老板晃了晃手机给他看看自己已经付了钱,剩下一杯原封不动的酒水留在原地,杯子上全是水汽。

瑾歌知道有一个地方全是涂鸦堆满了废弃地轮胎,那个废弃工厂使他们的地下练习室,在工厂后头有一块被铁丝网半圈住的地方,那个地方看夕阳正好,瑾歌从塑料筐里拿了瓶汽水坐在上面,看着夕阳发呆,人都是要讨生活的,她想,这也不算什么,想着想着心里忽然落寞了起来,狠狠地喝了一口汽水,忍住了哽咽地心情,反正周围没有大声地冲着夕阳嚎起来,“5,4,3,2,1!Party time!”

“你深爱地都还在吗?

儿时的梦成真了吗?

你想要的到手了吗?

对着天空大声喊出来

喊出来会有用吗?

只是早餐加个鸡蛋就很开心?

那也未免没有出息

让这一生碌碌无为

你,会甘心吗?”

龙岩只不过是想到处走走兜兜风,听说这边有个废弃工厂说不定能让自己拥有什么灵感,越随着自己走近,没想到一阵歌声出现自己的耳朵里,是个清唱的女声,像是一块未经打磨的玉,正奕奕散发着光彩等待你去挖掘,去雕刻,或许这就是他想要的声音,他激动地加快脚步,想要知道这个声音究竟是属于谁的。

“梦,就像种子渐渐发芽....”龙岩的到来惊动了声音的女主人,她转过头,眼神里昭示着这个声音的主人十分不可以自己的领地被侵犯,若不是他知道自己处于现实,他想这个声音的女主人是不是下一秒就会杀了自己。

“你好。”龙岩说,瑾歌转过身望着龙岩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这不是学校里的学神吗?他怎么会在这里,瑾歌压了压帽子侧过脸,开始打量自己的逃亡路线,早知道就戴口罩了,可是自己明明是特意过来喝汽水的,真是尴尬。

龙岩以为对方对于自己不请自来的行为还在生气,于是再次开口,却没想到他刚要说话,那个女生竟然迎面冲自己冲了过来,惊讶之下连忙侧身,女生低着头从头到尾不让自己看见脸,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没想到自己的条件反射竟然会让自己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龙岩看着她已经跑远的背影,有些懊恼。

乐池乔跑完这段路的时候小谢就在终点等着她,祁昭阳迈着大步看似从容不迫的走过来说:“池乔姐,麻烦你过来对一下镜头。”他这一声乖巧地“姐”获得小谢的一个超大的好评,乐池乔虽然在心理惊讶这个孩子两极分化也太严重了,但是还是放下了水跟他一起去导演那边对镜头,他一点点的回放,最后在一个地方暂停然后点了慢放“这个地方的音有点不准,唱的时候拍子应该更长才对,你刚才唱快了。”他一边说一边打量着乐池乔的反应,按照乐池乔之前地不耐烦他都做好了乐池乔会生气的准备了。

“好,我回头再练练。”没了?祁昭阳等了一会儿,没有再等到下一句话,他都做好乐池乔发脾气的准备了,没想到乐池乔竟然虚心接受了?惊讶之余他还有些感叹,兴许这是乐池乔的障眼法,或者说也许是乐池乔的段位高,其实她心里早就气炸了,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一会儿拍完这段去一下录音室吗?”乐池乔望着他,一脸不解其意。他一脸正经的说:“我教你调整一下嗓子唱歌地状态。”乐池乔顿了一下,她本来就不是很乐意跟不怎么相处的人一起走,更别说现在有了游嘉年,她一点绯闻都不想有,但是这毕竟是工作的事情,叫上小谢,应该没关系不。

乐池乔想了想点点头,祁昭阳点点头,走到一旁继续跟助理对话去了,他就不信,乐池乔就能一直沉得住气,拍完第二段地下室唱歌的时候乐池乔的嗓子已经有些吃不消了,都是摇滚高音,显然对她这种不经常唱歌的忽然要求飙高音十分的不友好,考虑到乐池乔的状态,剧组打算先拍其他的,但是需要唱歌的内容有些多,剧组只好今天先停下拍摄,让乐池乔的嗓子渐渐回温了再说。

“竟然真唱,她也够猛的。”工作人员甲说,“她一直都是原声台词,不对,当初《春秋谷》还是配音的,这个姑娘不错,挺努力的。”工作人员乙说,祁昭阳一路过来听到工作人员的谈话,心中不由得有些欣慰,又有些别扭,欣慰是因为,努力的人总是对同样努力敢拼的人有一种惺惺相惜地感觉,别扭是他觉得他无法接受这就是乐池乔的真实性格,这跟他想象中的乐池乔完全不一样,他想象中的乐池乔完全就是靠抱大腿,蹭热度,包括她喜欢什么MG他都觉得那不过是为了蹭热度追赶潮流制造话题而已,这一套娱乐圈已经玩的不要不要的了,但是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乐池乔与他想象中的差的太远了,努力、扎实、接受批评和意见,对事不对人的正确看待“明星”这份工作,这可差太远了!所以他一定要借着今天晚上练歌的机会弄清楚到底什么才是乐池乔。

乐池乔当然不知道他心理的小九九,她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乐谱,这玩意儿可比读剧本难多了,一个字或许要唱出两三个音符不止,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祁昭阳调整好了设备,小谢就坐在旁边,祁昭阳让乐池乔练习发声从调整嗓子的状态开始,没想到学音乐也是个体力活光是调整发声状态,开嗓,就用了大半个小时,再加上歌曲的反复调整学习,乐池乔最后捂着嗓子调整了一次又一次但还是觉得自己吃下了许多的灰尘木屑黏在了喉咙里,祁昭阳也知道她的嗓子到了极限,但是乐池乔还是不肯说话喊停,祁昭阳忽然有些烦躁。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种花家二兔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瑾歌,乔地)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种花家二兔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面包与你》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瑾歌,乔地),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