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纨绔王妃》纨绔王妃王爷求放过 帝王攻 纨绔王妃总受

更新时间:2020-07-15 00:18:08

《纨绔王妃》纨绔王妃王爷求放过 帝王攻 纨绔王妃总受 已完结

《纨绔王妃》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五心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杨楚翔,吴绘兰

主角叫杨楚翔,吴绘兰的小说是《纨绔王妃》,它的作者是五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表哥,你真不懂风情,难怪表嫂之后你一直没有续弦。”洛景皓被吴绘兰说得哑口无言,吴绘兰踱步到他的身边,“表哥,你很喜欢席雨馨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表哥,你真不懂风情,难怪表嫂之后你一直没有续弦。”

洛景皓被吴绘兰说得哑口无言,吴绘兰踱步到他的身边,“表哥,你很喜欢席雨馨吧。”

“什么!”

“别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吴绘兰白了洛景皓一眼,他的表情实在太夸张了,“自表嫂走了之后你一直表现地对女人没有兴趣,我还很替你担心呢。”

“这个……”洛景皓一时觉得颜面挂不住,“表哥的事哪里轮得到你教训的!”

“表哥说的是,”吴绘兰说着话锋一转,“但我知表哥对席家姑娘可是一往情深,但是碍于她与杨楚翔是夫妻……”

“等等,”洛景皓越听这个越觉得离谱,“你说这话不合适,四姑娘已经同杨兄弟结为夫妇,你这般说是何居心!”

“表哥,我这是为了你我二人,你喜欢席雨馨,而我则喜欢杨楚翔……”

“胡说!”洛景皓一甩衣袖阻止吴绘兰的胡言乱语,“兰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样有违伦理的话如何说得出口啊!”

“表哥,杨楚翔与席雨馨虽然有夫妻之名,但是却无夫妻之实,”吴绘兰轻轻一笑,她想起她荷包里的签文,“何况这男欢女爱本是人之常情,哪里是有违伦理。”

“这……”洛景皓一时找不到对应的话,见兰儿此时的情景不知昨日同杨兄弟发生了什么事,“兰儿,你可别竟说些胡说八道的事情,无论如何四姑娘与杨兄弟毕竟是拜过堂的,你别失了你自家的身份,给皇家丢了脸。”

吴绘兰听得这话也不反驳,她只道:“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却不敢追求,我看是你别丢了皇家的脸。”

洛景皓被吴绘兰说得语塞,那吴绘兰也不理洛景皓,转身便吩咐了几名丫鬟去了席雨馨的房间。而此时席雨馨正扫着房间的卫生,见吴绘兰带着人的架势不由地皱了皱眉头,“郡主安好,这架势是为何啊?”

“我替楚翔整理了一间房间,所以过来搬他的行李。”吴绘兰毫不避讳地回答。

“这是何道理,他是我丈夫,我还从未听得他要与我分房睡。”

“我都听楚翔说了,”吴绘兰故意将戴在手腕上的红绳露了出来,“你们两个只是挂名的夫妻,既然只是挂名的夫妻便没有睡在一起的必要。”

那席雨馨一愣,吴绘兰怎么知道她与杨楚翔之间的私密事情,无意中一瞥便见那吴绘兰的手腕上赫然带着一条红绳,她昨日在杨楚翔的手上也见过一条,原本还故意问起,他回答却是说保平安的,原是哄她的,他与郡主一人一条,还将夫妻之间的秘事告知了,难不成他与郡主……

这么想着席雨馨只觉得心头被死死地揪住了,那吴绘兰见席雨馨没有反应就叫丫鬟们去将杨楚翔的衣物翻找出来。正此时洛景皓怕吴绘兰惹出什么乱子便后脚到了,他见席雨馨已然呆傻在了房间中,“兰儿,你怎敢这样!”洛景皓皱了皱眉头,“你这样可是问过了杨兄弟。”

“表哥,我这是要给楚翔一个惊喜,他们只是挂名夫妻,指不定楚翔每日都是在地板上睡的,这天阴冷潮湿了,楚翔还受着伤未痊愈呢。”

吴绘兰说话间只见杨楚翔脖子上披了条干净的抹布正往房间走,他皱了皱眉头,今日怎地这么热闹,还未开口便见席雨馨呆傻着站着,吴绘兰见着杨楚翔脸色一红便道:“楚翔,你回来了?我给你收拾了一间厢房,正准备帮你搬家呢。”

“准备厢房,搬家?”杨楚翔听不懂吴绘兰的意思,“绘兰,你什么意思?”

吴绘兰还来不及回答便见席雨馨突然发起脾气来,她将衣柜里属于杨楚翔的衣服都抱了出来,然后全部丢在了屋外,“走走走,赶紧走,你以为我稀罕这人啊,每日都打着老大的呼噜搅得人家睡觉,走了也好清静,我也不稀罕,我们就是挂名的夫妻……”

席雨馨说着边将东西丢到屋外边将人全部赶了出去,她锁上门也不理屋外的人儿如何说,这眼泪不由自主地便掉了下来。

屋外的杨楚翔还没搞懂这个中情况,他拍着门,但是这席雨馨就是不理他。洛景皓瞪了一眼吴绘兰,“瞧你干的好事。”

吴绘兰吐了吐舌头,洛景皓继而换了一个口气与杨楚翔说:“是兰儿莽撞了,现在四姑娘正气头上呢,不如等她气消了再回来?”

杨楚翔没办法只好捡了地上的东西,洛景皓也伸手帮忙却在无意之间看到了杨楚翔手腕上的红绳,随口一问:“杨兄弟,你这红绳?”

杨楚翔也是随口回答:“是绘兰从月老庙求来的,说是……”

吴绘兰赶紧捂住杨楚翔的嘴巴将他拖到一边小声地说:“附身符这事不能随意张扬,告诉了别人就不灵了。”

原本杨楚翔也不在意这些,只当是个新鲜玩意便任由戴在手上玩玩便算了,想不到吴绘兰却此般在意,看在吴绘兰诚心为他着想的份上他点了点头。

而不远处的洛景皓却皱了皱眉头,这表妹与杨兄弟在搞些什么,月老庙的红绳不是姻缘绳吗?难不成他真的与兰儿好上了?如此说来四姑娘本是心细之人,想必是看到了兰儿手中也有些一条一模一样的红绳便起了心思。

洛景皓想再问清楚一些关于红绳的事情,但是一转身哪里还寻得见两人的影子,这个兰儿啊,别惹出什么事情来才是。

而此时吴绘兰正帮着杨楚翔铺床,她打了一个大大地喷嚏心想:这又不知是谁在背地里说着她的坏话呢。

“绘兰,这红绳你还有不?”杨楚翔此刻地心却在想,今早他一直在忙着席雨馨吩咐他磨豆腐的事,哪里又惹了她不高兴了。

“怎么了?”

“我也想给雨馨一条,给她也保保平安。”杨楚翔想了想,“不然我这条给雨馨,你说可以不?”

吴绘兰听见这个便将刚叠好的被子抱起来丢在地上踩了两脚,杨楚翔指了指被子,“绘兰,你干嘛!”

“呆子,这条红绳若是给了别人我这辈子都不再同你说话了!”说着吴绘兰便将被子踢到一边气哄哄地离开了杨楚翔的新房间。

房间里的杨楚翔百思不得其解,今天之内,他感觉他什么都没干反而得罪了两名姑奶奶。

连着几日杨楚翔都不受两名惹不起主的待见,席雨馨不同他说话吴绘兰更是对他闭门不见,他思来想去好几天着实不知道在哪方面惹了她们不高兴,虽说心里有些被冷落,但是想想这样也落得清静,省的两人吵得翻天覆地,他做了这殃及池鱼里的那只可怜鱼儿。

这烦恼得不仅仅只有杨楚翔,还有那在皇宫里的皇上,昨日北漠派着使臣带着几千只牛羊给阳华国礼圣,虽说是件高兴的事,但是使臣却在朝廷上提出为表达北漠与阳华的情谊,要阳华国派一名公主与北漠王佐萧和亲。

这北漠王佐萧虽说已贵为一国之王,却偏偏生的一副粗人的样子,而且听说他已娶了十名王妃。而皇上有六名公主都未婚嫁,但是个个都是他的心头肉,无论谁去和亲他都万分舍不得。

皇上的六名女儿一听说她们其中一个将去荒芜之地同一个粗野之人和亲时,六人便炸开了锅,急急地聚在一起商议。最后六人决定为了彼此之间的利益六人暂时放下之前的所有芥蒂结为同一联盟。

皇上因为六名女儿每日轮流来他的寝宫报道而厌烦不已,宜妃亲自蒸得梅子羹望给皇上清津解痰,但是他却一口不进,“爱妃,你说公主六人,人人都是朕的心头肉,无论派谁去朕都舍不得。可是例来和亲都是促进两国之间的联系,朕又不能拒绝。”

“皇上,臣妾有一计。”

“哦,”皇上看着宜妃,“爱妃请说。”

“阳华国的公主是有限的,但是美女是无限的。”宜妃说着便将身体往皇上的身上靠,她将梅子羹舀了一勺轻轻吹凉了以后送到了皇上的嘴边,“臣妾认为办一个选美秀,选了一个最漂亮赐为公主再嫁到北漠,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皇上听完拍了一下手,继而狠狠地在宜妃的脸上亲了一口:“还是爱妃聪明,解了朕的燃眉之急,爱妃想要什么朕赏给你。”

宜妃在皇上的怀里撒起娇来,“臣妾只要皇上吃完这梅子羹。”

皇上豪爽一笑捧起梅子羹,三下五除二便吃得一干二净。他将宜妃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一口,“这个奖赏不够,晚上朕便不走了。”

可是还不等皇上召集美女选和亲公主,使臣便带着北漠的至宝再次进宫面圣。皇上皱了皱眉头,“使臣进宫可是因为和亲之事?此乃大事,朕还在商议哪位公主适合担当此任,还望使臣稍住几日。”

“回圣上,此番觐见除了和亲之事外还有一事,”使臣将怀中的璞玉拿了出来,“此玉是北漠的至宝,主上特意嘱咐下臣此礼作为和亲公主的回嫁品。”

皇上点点头,他身边的太监便将使者手中的璞玉捧在了手中端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漫不经心地将手放在了那玉的上面,只是一瞬间便觉得冰凉之气走遍了他的全身,随之而来的便是精神上的为之一振。

好久没有这么精神过了,这玉看得稀松平常不想却有使人放松的功效,皇上闭上眼道:“这果然是宝贝啊。”

“回圣上,”使臣的嘴角勾起一边,“此玉北漠仅此一块,为表示我国主上对此次相亲的重视特将至宝献上。”

精彩评论:

作者(五心)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杨楚翔,吴绘兰)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杨楚翔,吴绘兰)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杨楚翔,吴绘兰)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杨楚翔,吴绘兰)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