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全职外卖》外卖值不值得去送 君臣文 全职外卖GL

更新时间:2020-08-08 00:18:21

《全职外卖》外卖值不值得去送 君臣文 全职外卖GL 连载中

《全职外卖》

来源: 作者:郭徐辉 分类:游戏竞技 主角:张飞,刘勋

完结小说《全职外卖》是郭徐辉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飞,刘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说起二十年三前的事儿,对张飞而言就如同昨天刚发生的一样。不是重新想起,而是从未忘记。 二十三年前的张飞十四岁,十四岁的张飞因为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起二十年三前的事儿,对张飞而言就如同昨天刚发生的一样。不是重新想起,而是从未忘记。

二十三年前的张飞十四岁,十四岁的张飞因为跟家人发生了争吵,一气之下便离家出走。第一次出远门的他没有经验,四处游荡的他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鹤山。

那会儿他还没有干活挣饭钱的概念,所以他能做的就是乞讨和翻垃圾桶。运气好的时候能翻到别人没吃完的饭菜,运气不好的时候几天都找不到吃的。

那个时候的张飞脾气很倔,即便露宿街头饿的走不动道,也没想过回家。

后来他遇到第一次给流浪汉送饭吃的刘勋和王兰,并被他们带回了家。起初他并没有跟他们说实话,张飞告诉他们自己无父无母是个孤儿。

然后他便被留在了刘家,跟刘勋的儿女们一起生活。他们送张飞去学校读书,还盘算着把喜欢当兵的张飞送去部队历练。

一直到三年后的某一天,张飞才跟刘勋和王兰说了实话。告诉他们自己不仅有父母还有兄弟姐妹,并表达了他想回家看看的想法。

当时王兰给张飞准备了三天的干粮,刘勋帮他买了回家的火车票,还塞给了他十几块钱。这事儿张飞记得特别清楚,而且会记一辈子。

刘勋和王兰把张飞送到火车站,然后看着他上了火车才离开。自从送张飞回家以后,刘勋和王兰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

从鹤山大酒店出来,张飞开车跟刘勋和王兰回家,盛情难却的许辉也跟他们一起回家。张飞把车停好跟王兰并行上楼,许辉和刘勋跟在后面窃窃私语。

也不知道是谁先看到了张飞,他们刚回到家就有人来串门了,而且后续来串门的人就更多了。他们都认识张飞,却都没有想到张飞时隔二十年还能回来。

在酒店吃的是场面和档次,但是这会儿他们不得不在家里准备酒菜,以此来招待串门的街坊邻居。

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张飞的长辈,当初张飞在刘家的时候,他们的孩子可没少跟张飞打交道。

张飞比刘勋的大女儿大两岁,所以他当时在刘家就是哥哥,出了门他一直都尽到了一个做哥哥的责任。

街坊邻居来了二十几号人,可把刘家本就不大的客厅给挤满了,甚至连厨房和卧室都挤满了人。

人是来的不少,但能上桌的自然没这么多,也就是刘勋本家的几个亲戚长辈能上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聊天顺便再喝两杯。

席间王兰一直拉着张飞的手,似乎是怕一松手人就不见了。而张飞则一直都坐在王兰身边,右手被她拉着就用左手跟大家干杯。

“你这孩子,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也不说回来看看你义父义母。他们这些年可没少念叨你,你小子当初不是说回家看看就回来吗?怎么就一去不回了呢?”

“我说你小子酒量可以啊,都快赶上我这喝了大半辈子酒的老酒槽了,不错不错。”

“要说你小子隔了这么久还能回来,也算是他们两口子没白疼你。快跟我们说说,你娶媳妇没?生几个娃了?”

他们没说这事儿之前还好,提了这事儿王兰就坐不住了。刚才是只顾高兴了,竟然把张飞的终身大事给忘了。

刚才张飞可是说了,他的亲爸亲妈都去世了,他现在就是老张家的顶梁柱。

王兰问张飞:“孩子,你成家了吗?”

张飞说:“成了,妈,孩子生俩了。”

王兰说:“是吗?男孩女孩?”

张飞说:“一儿一女,女儿今年七岁,儿子刚一岁半。”

说着,张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媳妇的微信。

“喂,老公,你在哪儿呢?找着咱爸妈没?”

视频刚一接通,王兰就看到了手机屏里的女人。她看上去应该三十出头,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声音很甜语速不急不缓的。

“媳妇,我找着咱爸妈了,这是咱妈,那是咱爸。俩孩子呢?你把他们都叫过来,让他们跟爷爷奶奶打声招呼。”

张飞此时也很激动,毕竟这可是时隔二十年的重逢。

虽然他亲生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他一直都把义父义母当亲生父母看待,亲生父母不在以后就更是如此了。

若非因为这个原因,他早几年就回来找义父义母了,也不至于在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又拖了五年。

出门在外的游子最想做的是衣锦还乡,对家人牵肠挂肚的孩子最想做的便是跟家人重逢。张飞一直都觉得自己做的不错,白手起家有今天的成就实属不易。

但是,他希望义父义母能看到他更有出息的样子,所以他需要再努力一把。

在决定回鹤山的时候,张飞给自己设定了一个五年计划。

他要用五年的时间让自己的事业发展到新的高度,要让他的身家比之前多出一倍。然后买一辆能够彰显身份的车,回到鹤山去见义父义母,带他们兜风去星级饭店吃好吃的。

穷人的思维停留在吃饱穿暖上,有钱人的思维停留在换更好的车和更大的房子上,富人的思维则保持在合理调配资源上。

张飞自认为还算不上真正的有钱人,顶多就算是个富人里的脱贫水平。跟那些身家数百上千亿的富人比起来,他那点儿钱都不够人家打水漂的。

外出三年多的经历让张飞受益终生,也使得他在创业的道路上,无论经受多大的挫折都毫不畏惧。

而在他合伙人的眼里,张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别看他这会儿跟大家有说有笑的,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见过张飞较真的样子。他敢指着客户的鼻子跟客户讲道理,也敢在大客户的公司跟对方的高管理论,甚至还曾指着一名大客户老板的鼻子开骂。

他是一个很喜欢较真的人,在很多人眼里都不算个事儿的事儿,在张飞看来却最不能够忽略。

有些客户讨厌他的偏执,甚至有人因此不惜毁约中途终止合约。这种事儿张飞碰上不是一两次了,在他看来这样的客户即便能让他赚再多的钱他也不伺候。

因为张飞很早以前就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挣钱到底是因为什么。

对普通百姓而言,挣钱是为了能买得起自己想吃的东西,穿的起自己想穿的衣服。父母病了能住得起医院,孩子上学了能读得起好学校。

而对于有钱人而言,挣钱就是为了换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甚至于换更好的办公室。

张飞对此的理解有些不同,因为在他看来挣钱是为了获得更多的选择权。

有一百块的时候只能考虑买地摊上的衣服和鞋子,有一千块的时候就能考虑一下专卖店了,有一万块的时候可以买一身专卖店的衣服了。有十万或者一百万的时候,便可以随意进出那些品牌店了。

当然了, 有了可供选择的多项选择权,并不代表就需要购买那些没必要的东西。

比如说几万块一个的包,几十万一块的手表,或者说是一百上千万一套的别墅。有需要了买了就是物尽其能,不需要了买了就是浪费。

有识货者看到了张飞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接连要求张飞把表摘下来让他们看看。起初张飞并未在意,可后来关注此事的人越来越多,大有他不摘表给他们看就不对的趋势。

本想低调的张飞撸了撸袖口,让藏在里面的百达翡丽完全露在外面。然后他看向第一个要看表的人,轻声问道:“三哥,表给你看没有问题,但你能不能先向我保证,如果这把这表摘了给你们看,出了什么损失都由你三哥来承担。”

被张飞喊做三哥的人脸色铁青,听了这话有些不服,梗着脖子说道:“陪就陪,不就是一块表嘛,大不了你三哥我……”

老三还没说完,一旁戴眼镜的青年就附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听完眼镜男的提醒,老三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惨败来形容了,这会儿压根就像个在水里被泡了几十年的死人。

“你确定?”老三问眼镜男。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轻声道:“有八成的把握。”

听到这话老三叹了口气,主动帮张飞摆平那帮想看表的家伙。

可张飞并不打算放过老三,或者说是不打算放过这次给义父义母出口恶气的机会。

二十多年前所经历的那些张飞是历历在目,现场今天有很多来看他的人,当年可都因为他而戳过刘勋和王兰的脊梁骨呢。

俗语讲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怕是过了二十年报仇依然不晚。但张飞不会得罪他们,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那可是在社会生存下来的自然法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飞把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摘了下来,自自然然的戴到了刘勋的手腕上。在场有不少人出过远门,虽然认不出那快表是百达翡丽,但光从款式和做工上就不难看出那是块好表。

“小飞,你给我这块表干嘛?我戴上很不习惯,要不你还是拿回去吧。”刘勋说着就要摘掉那块手表。

眼镜男似乎是猜出了张飞的意图,跟身边的人小声描述了那块手表的名字,以及那块手表现在的市场价格。

“刘大爷,您可不能摘呀,戴上这块表您的身家立马就破百万了。”有人说。

刘勋眉头微皱看向人群,似是对此话有些不解。

但是他并没有声张,而是冲离他不远的许辉招了招手,到了近前附在许辉耳边说了一句。

许辉仔细看了看刘勋手腕上的那块手表,冲他比出一个七的手势,意思是那块手表的确值七位数。

不仅是刘勋看到了许辉的这个手势,围坐在桌前的很多人都看见了,只不过他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全职外卖》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全职外卖》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