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娘子,不安于室》不安于室by卡比丘txt BI 娘子,不安于室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0-08-27 16:18:40

《娘子,不安于室》不安于室by卡比丘txt BI 娘子,不安于室平胸小受文 已完结

《娘子,不安于室》

来源: 作者:静海深蓝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赫连漠,涂上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娘子,不安于室》的小说,是作者静海深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幽闻言,不禁双颊微红。第一次,她在哥哥以外的男人前面脸红。 赫连漠见过不少女人脸红,但从没有一个像她红得这么好看,像是一颗透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幽闻言,不禁双颊微红。第一次,她在哥哥以外的男人前面脸红。

赫连漠见过不少女人脸红,但从没有一个像她红得这么好看,像是一颗透红的苹果。

忽然间,觉得有一个会脸红的妻子也不错,最少她有柔顺的个性和美丽的外表,以后无聊的时候,逗逗她玩。想着,禁不住内心的悸动,他伸手探向她。

清幽蓦然地瞪大双眼,他不会这么猴急,想要为她宽衣解带吧?

原来,他一直没有变,仍然是一只色狼,幸好,她早就有准备,哼,想对本小姐有非分之想,是要付出代价的。

清幽垂眸,双手抓住着领口,装出一副娇羞模样,而赫连漠看着她,心中涌起一股想呵护她的冲动,看来,他娘子的个性是比较含蓄,不过正好,这样的女人才适合当妻子。

见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她脱口而问:“你想做什么?”

赫连漠闻言挑起眉。

“喂……你……想做什么?”清幽往后瑟缩了一下,用茫然至极的语气问道,心里却暗祈祷奇迹快出现,不然,她就来要失身啦。

清凝配制的药膏是无色无味的,如果单是这么涂上去,发挥是极慢,它是要和水搅和在一起,涂上肌肤,随着水沁入肤层,不用半个时辰,药力便发挥出来,而且持续十天左右,就算用清水是洗擦不去,时间一到,它的药力就会淡去,然后再重新涂上。

“别害怕我。”他在她左边坐下,帮她摘下凤冠,放在一边,然后望着她纯真娇羞的样子,唇边扬起一抹邪魅摄魂的笑容,“我是你的夫君不是吗?是你最亲密的人,你永远毋需害怕!”

“我……”清幽扬眸,刚好撞上他灼热的目光,她感觉空气似乎有股闷热,脸两颊更热了。

“要不要喝杯茶?”他问。

“好!”不一会,她猛地摇头,“不,我……我想喝酒。”

“你不说我差点忘记,我们还没喝合卺酒。”说着,赫连漠站起来,走到桌倒了两杯酒,再转身回来坐下,递了一杯给她。

清幽接过玉杯,垂眸,望着里面透明的液体出神,她明白合卺酒的意义,喝过了,她就是他的人,她真的要喝吗?

他却将握着玉杯的手臂缠绕过她握酒的手臂,饶有深意的说:“听说,喝过合卺交杯酒,便一世也不分离,也就是说,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

赫连漠瞧脸上犹豫的神色,心一沉,看来他的娘子有点不情愿,是对喝交杯酒不情愿,还是对这头婚事?

感觉到他深沉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清幽扬眸,扯开一抺羞涩的笑容,“那夫君是不是这辈子都是我的人?”

赫连漠一愕,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对。”

“那就好了,夫君,你要记住哦,喝过后,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

听她用柔柔的,涩涩的语气重复声明,不知怎么的,赫连漠像有种跳进了别人设计的陷阱里,会吗?她的娘子看起来很单纯耶。

嘴角微微扬起,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由于酒精的冲击,她两颊更嫣红,宛如一朵怒放的蔷薇。

赫连漠心一动,也仰头将杯里的酒饮尽,然后头一偏,突然吻住她,缓缓渡酒入她的嘴里。

清幽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呆滞,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她被亲了!她被哥哥以外的男人亲了!

清幽脑袋一片混乱,一股热浪袭来,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好像有声音在头脑里作响,她本能地别开脸,躲过他灼热的嘴唇,并开始反抗他的亲近。

“你……你别这……这样。”她紧张地结巴起来。

他靠太近了!他的男性气息充塞她鼻间,她身子本能的向后退,那知他顺势压过来,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娘子,我是第一个吻你的男人吧!”赫连漠高大的身躯压着她,用手背轻抚她冷凉的颊边,只在她脸上停留片刻,额抵着她的,还用他高高的鼻梁碰触着她,眼睛里充满盈盈笑意,“很好,吻你是身为丈夫的权利。”说完,还勾起嘴角的微笑。

他还笑是出来,她的初吻没有了,原本她想留给哥哥的,现在却给这个色狼夺去了。

啊……

还她的初吻来!

赫连漠趁她失神时,再度攫住了她的红唇,这次较方才更激烈,侵略性十足的力道震慑了她,也一点一滴驱走她的理智……

当他温暧唇埋入她发间,轻扯开她的衣襟,忽然,一阵酸酸的,骚骚的味道窜入鼻间,咦!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赫连漠盯着完全展现在他面前的圆润晶莹身子,幽邃的黑眸露出困惑,然而,这种狐骚越来越浓,甚至让人有种想吐的冲动。

他再凑近一点,一股难闻的气味立刻直冲鼻孔,蓦地,他从她身上弹跳下床,在一旁呕吐起来。

“夫君,你怎么啦?”清幽扣上被他解开的衣襟,下床,走过前担忧的问。

“你……你别再来!”赫连漠立刻喝住她,脸色惨白,仿佛她是可怕的恶鬼、邪恶的幽灵。

“夫君……我……”拧着衣角,清幽装出不知所措,看着他呕得那么辛苦,心里有些不忍,可是,如果她不这样做,他就要……想起刚才惊险,现在心仍有余悸。

“你身上的是什么鬼味道?”好不容易,才止住呕吐,刚才,他差点黄胆水都将全呕出来,只是,他有点不明白,怎么会相差那么大的,未拜堂之前,他明明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幽香,为什么拜完堂后全变了?他真怀疑会不会被换包了。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静海深蓝)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娘子,不安于室》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