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宠掌家小娘子》类似盛宠娘子的小说 强攻 盛宠掌家小娘子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8-31 16:17:55

《盛宠掌家小娘子》类似盛宠娘子的小说 强攻 盛宠掌家小娘子男妃文 连载中

《盛宠掌家小娘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蓝波吐司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素鸢,云夕

蓝波吐司新书《盛宠掌家小娘子》由蓝波吐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素鸢,云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种感觉,素鸢明明,只在长公主身上感受过…… 那是八年前,一个萧瑟的秋天,好似所有的生机都被苍天无情剥夺,她满身狼藉,浑身是伤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种感觉,素鸢明明,只在长公主身上感受过……

那是八年前,一个萧瑟的秋天,好似所有的生机都被苍天无情剥夺,她满身狼藉,浑身是伤的一路逃亡,满身充斥着难闻的血腥味,连她自己都有些嫌恶。

她从东渊一路逃到北弥边境,就在她那般狼狈不堪的气息奄奄躺在枯叶上喘息之时,长公主缓缓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以玉为骨,以灵为韵,乍一看,宛若遗落尘世的仙子。

明明还只是一个尚未及笄的孩子,却敛着一种浑然天成自内而发的贵气,让她仅仅只是与之对视,便能忘却自己此刻的狼藉,好似自己也成了那般沉静无争却高贵自蕴的人。

长公主居高临下,一只如琉璃玉骨般瓷白剔透的手缓缓伸到她身前,唇角柔美的笑容,好似悄然绽放的兰花,散发着迷人的芬芳,轻灵悦耳的嗓音更似山涧清泉的滴答声,不知不觉间,便拂去了她满心的狼狈与痛楚。

长公主说,“我以北弥长公主之名起誓,必为你季氏满门,洗刷冤屈,你若信,便改名素鸢,跟在我身边。”

素鸢怔忪地从回忆中挣脱而出,却恍不自知的喃喃自语,“你是谁……”

而后,像是被自己出口的声音彻底惊醒,眸间残余的恍惚倏地就被警惕全全替代,剑尖一挑,寒光乍现,“你,究竟是谁?我自问也算了解云小姐,云小姐根本不懂任何阵法,可你方才,却能带我安全走到柳树下,说,你究竟是谁?你把公主和云小姐究竟弄哪儿去了?”

宣绫靖沉溺的神思亦是被素鸢这一声满是杀机的质问彻底惊醒,听着素鸢的质疑,她平静地对视着素鸢,暗下,却心思飞转。

或许,应该告诉素鸢真相,否则,就算日后相处,素鸢也会迟早发现她的不对劲,与其日后让素鸢暗中生疑,兀自猜测,还不如现在就告诉她实情。

至少,她有把握,可以让素鸢相信,她就是宣绫靖。虽然顶着云夕玦的容颜,但她,真的是宣绫靖。

想及此,宣绫靖黛眉一拢,水眸渐渐氤氲开一层薄暮,恍然间流转着一种回忆的憧憬,更带着一种安抚,薄唇缓缓开合。

“我以北弥长公主之名起誓,必为你季氏满门,洗刷冤屈,你若信,便改名素鸢,跟在我身边。”

应声,素鸢执剑的手兀的一僵,流转的杀意都生生凝住。

宣绫靖却分毫不停——

“素鸢,日后前往东渊,我必会为你季家亡魂洗刷冤屈,让你季氏亡魂安息。”

“素鸢,日后北弥安定,我必为你寻个好夫家,让你相夫教子,一生无虞。”

“素鸢……”

素鸢浑身僵硬不已,瞳孔猛缩,不敢置信的有些惊惧,她剑刃颤抖着一挥,生生架在了宣绫靖脖颈间,可她的声音却慌乱无措至极,“你……究竟是谁?!”

这些话,云夕玦绝不可能会知晓,就算云夕玦与公主自幼为伴,也绝不会知晓!季氏血案,东渊震动,她的身世一旦暴露,绝对会引来杀身之祸,公主绝不会轻易告知于旁人。

看着她的惊慌,看着她的无措,看着她遏制不住发颤的双手,宣绫靖缓缓上前一步,贴近素鸢几分,嗓音清脆宛若山涧清泉,飘荡在湿冷的空气中。

“素鸢,我是宣绫靖。那个死的人,不是我。”

素鸢厉眸一滞,恍若幻听,不敢置信。

可那宛若虚幻空旷的声音里,却带着莫名的信服力,一如八年前那双白皙晶莹却沉稳高贵的将她从狼狈不堪中救出的那双手。

明明如此离奇,明明如此荒唐,可她却发觉,从心底,她竟然信了。

剑尖划破空气落地,素鸢双眸赤红盈泪,颤音不止,“您怎么会变成了云小姐?那柳树下的人……”

见着素鸢信了她,宣绫靖澄澈清透的水眸里缓缓划过一抹舒心。

“我也不知,我醒来之时,就成了阿玦……或许是这个阵,太过古怪。”

宣绫靖淡淡回了一句,不愿细说,连她自己都不知如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又如何能解释,只能全全归于眼前这古怪多变的阵法了。

素鸢将软剑收回腰间,面上却有几分担忧,“那……云小姐呢,还有那……公主的尸,身体莫名消失不见了,要不要找找,或许公主能回……”

素鸢的话尚未说完,便被宣绫靖匆忙打断,“嘘!”

随后,宣绫靖一把拉住素鸢,飞速走动几步,隐藏于一片竹丛之后。

不多时,便听见悉索的脚步声与二人对话的声音。

“公子,这阵内杀机重重,万不可轻举妄动,此阵设在我们回都的必经之路,只怕是……”

不等那声音说完,便有一道冷冽的嗓音果决回道,“破了便是。”

而这道嗓音,再没有人比宣绫靖更为熟悉!

慕亦弦……

等到那声音远去,宣绫靖与素鸢才从竹丛之后走了出来。

“小姐,这阵中还有其他人?”素鸢发觉这阵中竟有其他人,立时唤了称呼。

宣绫靖轻敛眉梢,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素鸢发觉小姐此刻神色似乎有些不对,便也不再出声。

果然如同上一世一样,慕亦弦,在这个阵中。

上一世,自从她发觉这阵突然变成了杀阵,甚至发现东渊慕亦弦竟在阵内时,思及阿玦身死,她才临时起意,顶替云夕玦的身份,甚至,故意装作不懂阵法,求助于慕亦弦,顺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如今,又该如何才好呢?

如今,她真正成了云夕玦,不用再顾虑身份被拆穿,甚至不用再躲藏东渊的追捕,她是否应该选择与慕亦弦毫无交集的方法呢?

北弥如今已是布局五年,只要她前往东渊,慢慢收网,便能如同上一世一样,让北弥重立天下,完成父王的遗愿,甚至比上一世更快。

“小姐,您怎么了?”素鸢看着神色越发不对的小姐,连忙出声。

宣绫靖回过神来,看着那声音消失的方向,良久,才情绪难辨地说道一句,“没事,走吧,先去看看。”

“去哪?”素鸢错愕,疑惑问道:“小姐,我们不出阵吗?”

宣绫靖顿了顿,神思微沉,“不能出阵,若此刻出阵,阵内之人必会有所感应,日后,他们只要稍加调查,便会知道阿玦的车马今日经过此地,阿玦根本不懂阵法,如何能自己出阵?”

“那云小姐和柳树下消失的……那人,怎么办?”提及云夕玦,素鸢不由想起先前被宣绫靖打断的话。

“阿玦……我如今也不知这究竟是何情况,或许,阿玦陷入阵中之时出了意外,而我莫名其妙的到了阿玦的身体里,才导致我自己也死了……消失应该是因为触动了阵眼被传入了别的地方,只要阵破了,自然就会还在原地。”

在宣绫靖的心里,云夕玦早在三年前就死了……可这些事情,又如何能说给素鸢……

她是回到了三年前,但却是云夕玦已经死了的三年前。

阿玦与她自幼为伴,当年看着她毫无声息的模样,亲自埋葬她时的心痛,如今时隔三年,竟让她再次经历。

而今次,她看见的,竟然是“自己”毫无声息的……尸体。

上一世,急于北弥的未来,她调查中断后便不再追查,这个阵究竟是谁布下,这一世,她迟早要弄清楚!

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素鸢,云夕)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素鸢,云夕)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素鸢,云夕)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