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寒蝉赋》陆云寒蝉赋主题 by输入十八次 寒蝉赋玻璃

更新时间:2020-09-11 08:20:09

《寒蝉赋》陆云寒蝉赋主题 by输入十八次 寒蝉赋玻璃 已完结

《寒蝉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输入十八次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凌冽,都有赏

《寒蝉赋》为输入十八次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战鼓响起,越祈山林中的飞禽走兽上蹦下跳四下乱窜。 年彻脱下战袍,一身黑衣凌冽迎风而立,拉开了专门围猎时候用的长弓雄姿英发,只见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战鼓响起,越祈山林中的飞禽走兽上蹦下跳四下乱窜。

年彻脱下战袍,一身黑衣凌冽迎风而立,拉开了专门围猎时候用的长弓雄姿英发,只见他搭上飞羽箭,对准着漫天翱翔的各种飞鸟,他的左手果断的一松,“咻”的一声飞羽箭破空而出。

不一会儿,卫兵们就快速的将箭寻了来。

“恭贺皇上,一箭三雕,越国明年又将是大丰收。”寻到飞羽箭的卫兵趋步向前,将战利品呈上,等着赏赐。

“哈哈哈,好,赏,都有赏。”越恒兴奋的拍了拍年彻的肩,“最该赏的就是年将军,朕封你为南征大将军,可带刀入殿,赐封的南征将军府就在……,在瓍王对街的原北候府。”皇上开心极了,一连好几个封赏,台下的一众皇子都艳羡无比,太子却是一脸的不屑。

“谢皇上,末将一定镇守越国边疆,忧国奉公血洒疆场。”年彻半跪着谢恩。

皇上忙把他请起,开心之情溢于言表。

“皇上,围猎可以开始了。”一旁的国师低声提醒皇上吉时已到。

“好,众皇子臣属听令,今日谁获得的猎物最为难寻最多,今年各国进献的贡品随便挑。”皇上开心的发号完施令,大衣一挥转身坐在龙椅上,看着刚刚那一箭三雕的飞羽箭,心情愉悦。

一众皇子领了命飞马扬鞭绝尘而去,皇上便也摆驾回了御帐。

只见国师拿着掐算吉时的祭典,转身也回了营帐,不一会儿一个身穿侍卫衣服的人从国师的营帐里小心的走了出来,取了马直奔围猎的森林。

寒蝉脱了外面的男子衣着,将扇子和衣服藏在树上,拿出怀里的白玉簪子戴在高束的发髻上,一身似火的红衣恣意艳绝。

围场里热闹非凡,瓍王骑着马刚跑了两步,便翻身落马受了伤,只有被请回营帐歇着去了。

太子看到越瓍苍白的脸心满意足的骑着马,遣了随从一摇一摆的往林中的深处而去。

越祈山风景壮丽入了秋却依然绿意盎然,由于是专供于皇室围猎的地方,所以山里都是一些四季长春的植物,飞禽走兽也因此格外的多,一众人刚刚入了林就四散而去了。

“太子殿下。”一个士兵装扮的人,发出低沉苍老的声音。

“国师大人。”太子慢悠悠的下了白马,“本太子要的东西可带了?”

“带了。”国师从卫甲里拿出早就备好的账簿,躬身呈于太子面前。

太子满眼的激动,伸出的手刚落到账本上,只见一个火红的飞影飞快的掠过,手中的东西就不翼而飞了。

国师匆忙上去想抓住那穿着红衫的人,之见那红衣人竟是一个女子,蒙着红纱只露出一双引人入胜的眼。

还没来得及细看,寒蝉一掌就将国师掀翻在地,只听一声闷响国师一下撞在树身上,扭动了一下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晕厥过去,赶来的太子看见是这种情形,刚刚想上前的脚又慢慢又退了一步。

“你……你知道我是谁么,竟敢……竟敢抢本太子的东西,活腻了吧你。”太子磕磕巴巴的说着,白胖的脸上眼神闪躲不定,边说边看着一旁满身鲜血已经昏死过去的国师,害怕的又退了两步。

寒蝉早已没了刚刚还算温和的模样,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看着眼前太子那令人作呕的猥琐样子,府身快速冲了下去。

“别别别……。”只见太子腿脚不稳的连忙往后退着,急呼道,“别杀我。”

刚说完,只见他双脚一发软,便载倒在半人高的灌木里,太子连忙又爬了起来,刚从灌木林里蹿了出来,寒蝉故意使劲点了他的穴道,就算有人解了他的穴道也够他疼上半个月了。

太子一头的乱草和被荆棘划破的衣服,一动不动的似个稻草人插在林中。

寒蝉上前就抽了他两巴掌,养的细干白净的脸上迅速落下两个巴掌印,鼻子里也涌出了两条鼻血,干瞪着的眼里积满了眼泪。

“抢的就是你。”寒蝉一挑眉,气从鼻子里出来,“哼,这儿山禽众多,你可得好好的慢慢享受你的围猎时光啊。”

寒蝉走了两步想起青栀,又走了回去,似是还不解气的踢了他两脚,寒蝉才拿着账簿蹦蹦跳跳的往外围走了去,只留太子一个人在林子的深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身体害怕的不停的颤栗。

林间没什么风,空气清香沁人心脾,再走不远就是围场的外围,过了外围就能出这林子,拿了刚刚放下的衣服扇子就能下山了。

一脸欢愉的寒蝉忙着往外跑,只见一位身穿皱纱白衣的公子突然立在林间,寒蝉一愣赶忙将手中的账簿收到衣襟里,刚准备转身,白衣公子一把拦住他,一伸手就将她衣服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寒蝉看着眼前的越瓍,心虚的往树边靠了靠。

“你怎么来了。”寒蝉觉得自己这副样子不妥,又直了直身子,理直气壮的说道,“快把我的东西给我。”

越瓍深深的看着眼前的人,上次在林中见她,她一身白衣似天外飞仙,今天见她,她又一身红缎娇俏艳丽,只是那头上的白玉簪子……。

“你上次的伤好了没?”越瓍往前走了一步,将手中的东西还与寒蝉手中,他抢她的东西,只不过是为了还给她时能离她更近一点。

“嗯……,已经好了。”寒蝉将东西收好,有些紧张摸了摸额头,“没事儿,我就走了。”

“年彻和你什么关系?”越瓍还是忍不住问了,他咬紧了牙齿有点儿后悔,他怕她不回答又害怕她回答,若是她不回答是否就是默认了,若是她说她是他的未婚妻,他又该何去何从,越瓍踌躇了。

“我跟他能有什么关系?”寒蝉越说越小声,“有些事情并不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就一定会有完美结局,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越瓍听到这最后一句话,欣喜若狂溢于言表。

精彩评论:

怎么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主角(凌冽,都有赏)属性已经叠的那么高,一点引子自然会起波澜,与其说我主线乱不如说我这样才真实点,再说你要是有这个挂本身有天赋的不想增强?没天赋不想达到有天赋的甚至超过有天赋的?不想战力超神,我觉得最后成为学霸也是情理之中,而且主角(凌冽,都有赏)努力的过分,有些任务哪怕告我会提属性我也不一定会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