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拟雪作胭脂》拟雪作胭脂by觅双全文阅读 第10章 恶心 拟雪作胭脂小攻

《拟雪作胭脂》拟雪作胭脂by觅双全文阅读 第10章 恶心 拟雪作胭脂小攻

发布时间:2020-02-14 16:25:2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觅双 状态:已完结

新书《拟雪作胭脂》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觅双,主角沈廷众,赵卿,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沈廷众一向有担当,他坦然承认下:“是我写下的,我并不否认。” 我明显见得赵雅如的脸色青白交加,却又忌惮沈云生等长辈在前,不敢造次

拟雪作胭脂

推荐指数:10分

《拟雪作胭脂》在线阅读

《拟雪作胭脂》 免费试读


沈廷众一向有担当,他坦然承认下:“是我写下的,我并不否认。”

我明显见得赵雅如的脸色青白交加,却又忌惮沈云生等长辈在前,不敢造次。

而我,在心头暗暗松了口气。

至少,他是不否认的。

可我还来不及高兴,沈廷众已然用嘲弄的语气说着:“我那时写过太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和你也有一份,真是恶心!”

眼角眉梢是遮掩不住的厌弃嫌恶,像是与我有关的一切,都足以使他一辈子蒙羞。

“是啊!”赵雅如反应过来,同沈廷众站在一个阵营中,“沈伯伯,廷众哥哥打小顽劣,你看,这张纸上,除了这些,连证婚人都没有,和小时候廷众哥哥写给我的不是一样的么?之洲小姐小孩子气,所以当真。”

他给赵雅如也写过?

我猛地抬眸,想要从沈廷众那里得到一个答案,谁知他却忽然俯下身来,拾起桌上那纸婚书。

“呲呲——”

我亲眼看着沈廷众将那张纸撕碎,而后他学着我方才模样,嘴角扯起一抹残忍的笑,扬手挥洒着纸屑。

纸屑砸向我,明明一张薄纸,却似有千斤重,狠狠压在我的胸口上,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看得比命还重的东西,他轻而易举地毁灭。

是啦!

沈廷众倾毕生之力,就是要毁灭我所看重的东西,因为我与母亲毁了他最为看重的圆满家庭。

他说:“何之洲,你活着,就是用来恶心人的?”

我不甘心地扬手,指着身上那些痕迹,视线却开始模糊起来:“我恶心人又怎么?沈廷众,你敢告诉他们,我身上这些是怎么来的么?”

我赌气般地将肩上衣襟又褪了几分——右肩上有沈廷众的齿痕。

明晰的倒抽气声响起,我能感受到自己从脚底升起的耻辱,一寸寸袭遍周身。

可那又如何,对于沈廷众,我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果然——

“啪——”

一声脆响乍起,在空旷的大厅回响,赵雅如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

她当即正气凛然地训告起来:“长嫂为母,纵我再怎么喜欢之洲小姐,可沈家不是小户人家,是决不可能许人做出这样寡廉鲜耻的事情的。”

赵雅如扬手还欲一掌,却被沈廷众拦了下来:“仔细手疼。”

众人还在混沌之中,沈廷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拉起我的手,连拖带拽地将我带出了沈家大门。

“开车!”沈廷众厉声吩咐着。

我被塞在后座,沈廷众死死钳住我的双手,让我动弹不得。

气氛凝固成冰,汽车疾驰在鼓楼路上,像是急于从这紧张氛围中解脱。

终于,沈廷众将我从车上拖扯下来。

五月的南京天气多变,此刻凉风一吹,冷得我不禁颤栗起来。

然而沈廷众连一个眼神也吝于舍我,他不容分说地带着我进了一栋筒子楼里。

楼里气温更冷,我不由自主地挨近了沈廷众,难得地,他沉默地没有拒绝。

或许,是因为他并不在意。

隔音效果并不好的墙壁中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交谈声、斥骂声、婴儿啼哭声响……还有,隐忍的咳嗽声。

我们停在了咳嗽声不止的房门前。

“沈……”

沈廷众连门也没有敲,径自推开了门,我才刚想提醒他,却骤然被屋子里的景象吓住,生生将话吞了回去。

《拟雪作胭脂》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觅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廷众,赵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觅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拟雪作胭脂》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廷众,赵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拟雪作胭脂

作者:觅双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觅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廷众,赵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觅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拟雪作胭脂》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廷众,赵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