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免费阅读 030 重逢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古代言情小说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免费阅读 030 重逢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古代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25 16:23:3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南柯柳 状态:已完结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由网络作家南柯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燕,滕逸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李燕就这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只觉得周围的一些都在晃。 这也不怪李燕,因为这时候,她人在马车上。 李燕心里一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 免费试读


李燕就这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等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只觉得周围的一些都在晃。

这也不怪李燕,因为这时候,她人在马车上。

李燕心里一紧,忙想坐起来,可才一翻身,李燕“咕咚”一声又摔了回去。

且不说昨日里那一整天在树林间的奔逃夺命,就说这一路上受的伤,李燕从头到脚连块二寸见方的整皮都找不到了。

可是此时,李燕不止身上的伤口上了药,连衣服都已经换过,李燕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哟,醒啦?”

车帘一挑,李燕被光线刺的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

才一睁眼,她就被距离自己不到半寸远的一张大脸给吓了一跳。看着李燕一双大眼睛慢慢的斗在了一处,老者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女娃倒是有趣,比老夫前些时日捡的那个小哑巴好玩多了!”

一边说着,老者一边抬起身来,靠坐在马车的车厢门口,自顾自的唠叨,“你是不知道那个小哑巴是有多讨厌。除了背书,能说一个字的绝对不和我说两个字。我老人家这么德高望重,屈尊降贵的要收他为徒,他还跟我谈条件……”

李燕自动屏闭了老人的声音,让自己缓了一会儿,勉强支撑着坐了起来。

“我的伤和衣服……”

老者看着前方,漫不经心的回道,“哦,是我半夜偷了个丫头过来帮你上了药换的衣服!”

李燕无语地看了老者许久,原来“偷了个丫头”竟还有这么纯洁的用法!

“后来我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事干的有点多余,就你这跟板子一样的身材,用不用丫头不是一样么!”

要不是深知自己肯定打不过他,李燕真想伸手掐死这个色胚!

李燕深吸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平和地说道,“虽说大恩不言谢,但还是要多谢老人家相救之恩。”

“我老人家呢,从来都是施恩图报的。所以,这救命的大恩不仅要‘言’谢,还得‘身’谢。”

老者的话让李燕的眼角抽了几抽,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老人家想要燕怎么‘以身相谢’!”

你要是敢说“以身相许”,我一会儿宁肯不喘气活活憋死自己!

老者“嘿嘿”一笑,“以身相许……”

李燕摒住了呼吸。

“就不用了!”

“咳,咳,咳……”

老者“和蔼”地安慰李燕道,“小丫头也不必过于失落,念在你我有缘,我便给你个机会留在我身边几年好了。”

我失落你个大头鬼!

李燕强压着怒火,轻声说道,“老人家之恩,晚辈铭记心头。可是眼下,晚辈有要事,一定要尽快去做。”

“那你可可别后悔,又来救我老人家留你!”

我绝不后悔,死也不悔。

这时,车子一停,老人家一挑车帘跳下车去,冲着李燕说道,“既有急事,你这便走吧。不送了。”说罢,他转身冲着隔着柴门对着院子喊道,“小哑巴,我回来啦!”

李燕这才知道,此地已是老者的家了。

此时,李燕才想到,自己如今别说是银钱,就连身份路引都没有。虽说出了定安侯府,可是李旭如今下落不明,自己又要去哪里寻他呢。

但是话已出口,即使前路再多磨难,李燕也不想与那个色鬼老儿多作牵扯!

想到此,李燕打定了主意,她挑开车帘缓缓地下了车,正想与老者告别,可抬头时,却怔怔的站在了原地。

而此际,刚刚开了柴门,准备迎接老者进院的“小哑巴”也如李燕一般,直愣愣地半晌不动。

“是……是旭哥儿么?”李燕试探着问道。

“姐……”李旭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大步冲向李燕,一头扑进了李燕的怀里,放声大哭道,“姐,真的是你么?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姐,我想死你了……”

李旭的话让李燕的眼泪也夺眶而出,她忙不迭地点头说道,“姐也想你,姐天天都在想你。那日姐眼见着你的马车摔下山去,可姐什么也做不了!姐恨死自己的无用无能了……”

此际,那老者已然进了院,转过影壁时,老者侧目,看着抱头痛哭的两姐弟微微一笑,然后无声地闪进了院子。

李燕和李旭哭了足有一刻钟,才缓缓平息了下来,李燕抚着李旭的头顶,边哭边笑道,“虽是瘦了,可却长高了。这大半年,竟是长高了这么多,都快要追上姐姐了。”

“姐,你也瘦了。”这时李旭才闻到李燕身上的药味,忙松开抓着李燕的手,问道,“姐,你受伤了?”

李燕摇了摇头,“无碍的,都是小伤。跟姐说说,当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就到了这里呢?”

“咱们进去说话。”李旭说着,拉着李燕进了院子,而拉着李燕和老者回来的那驾马车,这会早有人牵到了一旁。

李旭边走边说,把自己这大半年来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燕,等到李燕在李旭的屋子里坐定,捧起热茶的时候,李旭方才停了下来。

“这么说,是那位老先生救了你?”

李旭点头,“是。”

“那……他待你可好?”

“先生每日里让我写字读书,还有教我武功。”李旭答道,但是脸上的很是纠结,“就是有些时候他总说些让人抓狂的话!”

李燕皱了皱眉,不过才一路的功夫,自己已经有了几次想要掐死那老者的冲动,可怜自己这个年幼天真,没有半点养气功夫的弟弟,这大半年是怎么忍过来的。

看姐姐似乎是对老者不满,李旭补充道,“先生还答应我,为帮我找到姐姐。先生果真言出必行!”

自己是他找到的么?是么?明明是自己自摔到他眼前的好不好!

“姐姐这大半年过得如何?去了哪里?怎么会受了这么些伤?怎么会被先生带回茅舍?”

李旭此时才想起来,这许久一直都是自己在说,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姐姐这一年的遭遇如何!

李燕才要开口回话,就听外间门轴一响,待转头时,老者已然进了屋子。

老者看了李燕几眼,笑嘻嘻地问道,“哟,小丫头,不是说要走么?怎么还赖在我家!难不成反悔了?”

李燕“……”

“先生,”李旭双眼放光,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多谢先生帮我寻到了姐姐。”

老者的目光瞬间移到了李旭的身上,只见他伸出手来,在李旭已经消瘦下去的脸颊上捏了捏,“那你怎么不叩头拜师呢?再不跪下,我现在就把这丫头给赶走!”

李旭“……”

李燕“……”

要不要这么现实啊!

入夜,姐弟两人躲在屋子里一直聊到很晚,直到李旭睡熟,李燕才轻手轻脚的从李旭的屋子里退到院中,仰望着星空,长长一叹。

自己终于回到弟弟的身边了。

可是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做呢?

那位老者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一定要弟弟做他的徒弟并默许了自己留下?他究竟想要在自己和弟弟身上图谋些什么呢?

忽然,李燕身子一闪,回头时,就见刚刚还会李燕“心心念念”想着的人,已经在了眼前。

老者正勾着掌诧异地看着李燕。

“你听得见我的脚步?”

李燕摇头。

“那你怎么……”

“老先生,您晚上用手抓了鸡腿,而且到现在还没有沐浴……所以,我闻到了。”

“噗……哈哈哈哈……挺好看的一个小姑娘,怎么生了个狗鼻子!哎哟我的天,真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李燕面无表情地盯着老者,生怕他一不留神会把自己给活活笑死!

见他好像笑起来一时半会儿的不会停下来,李燕怕吵醒弟弟,扯着他的袖子出了院。

半晌,老者总算是笑够了,他正视着李燕,收敛了从他出现在李燕以来一直不甚正经的神态。

“看来,在北境的这段日子,让你学会了许多东西啊。”

李燕抬眸,心中大骇,这位老者的言下之意,竟是知道自己与弟弟的身份!

对于李燕的反应,老者十分满意。

“想来,你必是不会再回定安侯府的,那么,眼下你只有两条路可选:一,与你弟弟隐姓埋名,浪迹天涯。不过……”老者说着,摇了摇头。

李燕知道,这话并非在吓唬自己,自己一个十岁的孩子,带着个七岁的孩子,身份不能暴露,银钱分文皆无,拿什么去浪迹天涯!到头来,还不是落在什么人的手里,生死不能自己。

“二来么,你们留在我身边。”老者看了看李燕,“别管我是否有所图谋,反正你们也不会再多损失些什么了!不是么?”

李燕沉默了许久,老者也不催促,悄悄地退出黑暗之中。

因为她不得不承认,老者说的这些,都是对的。

第二日一早,当村民引着前来寻找李燕的清明赶到茅屋时,已然人去楼空。清明带着人在屋中搜查了一番,除了那刻在院外大树上的“有缘再见”四个大字,再无所得。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南柯柳)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李燕,滕逸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南柯柳)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李燕,滕逸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

作者:南柯柳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南柯柳)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李燕,滕逸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南柯柳)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医毒妃,世子宠上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李燕,滕逸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